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科技IT > 正文

东莞“机器换人”浪潮下的新挑战——受制于“人”时间:2017-11-22 06:44:00   来源:东莞经济网   作者:

“机器换人”换下来的工人是不是失业了?就业机会是不是变少了?非也。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曾预测,广东工业企业用工每年将减少约90万人,但服务业吸纳就业量每年将增加约105万人。长盈精密合资子公司天机机器人副总经理莫

“机器换人”换下来的工人是不是失业了?就业机会是不是变少了?非也。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曾预测,广东工业企业用工每年将减少约90万人,但服务业吸纳就业量每年将增加约105万人。

长盈精密合资子公司天机机器人副总经理莫卓亚认为,替换下是从事低端重复劳动、缺乏技术含量的工人,只要培训就可再上岗,或操作机器人,亦可从事更有附加值的工作。“机器换人的本质应是解放人的劳动力,更多发挥人的创造力、主动性,把人的能量发挥到最大。‘机器换人’的名字取得不好,会把大家引入一个误区,会让人以为机器会把人的工作饭碗抢了。”莫卓亚如是说。

真正令长盈精密担忧的是,实现“机器换人”后,虽然工种增加了,长盈精密的人员结构还是以普工为主,比例应大幅提高的操作、维修、维护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的技工、技术员和技师等技术型人才却没有预想中的大幅增加,从事机器人、机器人核心零部件、控制器设计人才以及管理人才更为紧缺。

今年3月底,东莞技师学校校企合作办公室主任童冬英,参加了东莞市第七届校企合作洽谈会。与往年不同的是,她的一些早年还在苦苦寻觅工作的学生,今年却被抢购一空。

“企业主要是看中了学校如机电、数控、工业设计等专业人才。”据了解,在场的1000多家企业以智能制造领域相关企业为主,随着东莞开启机器换人战略,这些企业逐步转型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现在已到学生挑企业的阶段”,童冬英对记者说。

这一幕不仅在东莞发生。从北京到东莞,机器换人的大潮滚滚而来,对技术型人才的争夺战在不断上演。放眼国内,在多地的招聘会上看到的现象是,许多招聘机器人维护、操作、编程的岗位,月起薪都在4000元至6000元,高至二三万元,虽是“急招”“急聘”,但不少企业仍空手而归。

东莞每年机器换人申报项目近2000个,已实现机器换人的企业近六成。但这些企业的“用工荒”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填补一线工人空缺后随即又面临着新的人才挑战。若只为弥补人力不足而盲目推崇导入自动化装备,而人才结构没有随着产业结构升级换代,没有形成一套工业机器人时代需要的行之有效的人才培养体系,则会让企业在导入工业自动化设备的同时,陷入低端应用的境地。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