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社会 > 正文

河南姑娘被称“人肉橱窗” 能秒速脱衣时间:2017-11-15 21:51:51   来源:河南商报   作者:

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 文 张郁 图她们被称为“人肉橱窗”。在登上T台前,王诗语、小龙都有过不自信和胆怯。待熟悉了看客的眼神后,10公分高跟鞋、烈焰红唇、不停穿脱成了她们与外界互动的工具。面容姣好,是她们生存的倚仗。这群“人肉橱窗”,也叫“试版模特”,是服装批发市

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 文 张郁 图

她们被称为“人肉橱窗”。在登上T台前,王诗语、小龙都有过不自信和胆怯。待熟悉了看客的眼神后,10公分高跟鞋、烈焰红唇、不停穿脱成了她们与外界互动的工具。面容姣好,是她们生存的倚仗。

这群“人肉橱窗”,也叫“试版模特”,是服装批发市场特有的存在。褪去高跟鞋和鲜衣华服后,她们是再普通不过的路人甲。她们也有最普通人想要的生活,想开一个服装店,想找个男友相扶一生,想有更多时间陪陪老妈……

【人物1:】

老板做模特:初春光腿,夏天穿秋衣

人物:王诗语

年龄:26岁

职业:试版模特,服装店老板

所在市场:郑州世贸购物中心

王诗语身高162厘米,今年26岁,已经是从业3年的资深试版模特了。

她每天早晨5:30上班,无论寒暑,高峰期直到上午11:30才吃上早饭。不停地穿脱是她在T台上的固定工作;下午生意转淡,她则需要理货、给衣服拍照。直到晚上9点多,河南商报记者电话约访时,她还在自己的童装店里上新。她很忙,这次采访约了3次才得已成行。

试版模特很辛苦。郑州三十多度高温的夏末,已经上了秋装,她需要穿很厚的秋衣来展示给顾客,还得保持微笑,但后背已经湿透。

到了开春,天寒料峭,她又需要光着腿穿脱衣服。顾客赶着坐火车,有时候脱慢了,会被吆喝。最后,她必须练就十秒钟脱下一套衣服的本领。

站在众人聚焦的T台上,小女孩的羞涩慢慢消失殆尽。夏天,只穿抹胸和打底裤,她也做到泰然自若,“我做了很多年了,这是我的工作,没啥。男朋友也体谅我。”

她被人介绍认识了一个男生,CBA退役运动员,192cm的个头。俩人相恋4年。男朋友在武汉老家上班,俩人几年间都是异地恋。她太忙,男朋友一个月来看望一次,她忙的一口水顾不上喝。还是男朋友跑前跑后给她打水。

王诗语又不是纯粹的试版模特。她还是店老板,家里就是做服装的。五六年前,她进入这个行业,老爸在杭州以进货为主,她在郑州以开店和管理为主,父女打配合。

到今天,她在郑州开了三家店,在武汉老家开了一家。她也基本上走下了试版模特的T台,现在位于郑州世贸购物中心“华语坊”店的试版模特,是王诗语手把手带出的徒弟。

她形容为创业。创业后,她的工作量反而是之前的五分之一,因为开的是零售店,相比批发容易做。她也有梦想,希望在武汉拿到好门面后,重操旧业,做回批发。

平凡的生活有着小小的梦想。王诗语总希望,人脉积累再广一点,资金积淀再多一点,可以开更多的店。

【人物2】

服装销售兼职试版模特:月入7500元,下班就睡觉

人物:小龙

年龄:28岁

职业:服装销售,试版模特

所在市场:郑州世贸购物中心

小龙老家在河南登封,20岁出来闯荡。跟着服装店老板一直干到现在,整整8年没离开过。

她主业是做服装销售,现在多了一个新角色,试版模特。这是在对行业熟稔的基础上再靠着身材和颜值吃饭的行当,不是每一个卖服装的姑娘都有幸驾驭的。

一站在T台上,小龙就像披上了金甲圣衣,浑身带彩。按照顾客的要求,不停地穿上衣服、脱下、再试穿另外一件,这就是她作为试版模特的工作日常,也是她每天的高光时刻。

烈焰红唇,踩着10公分高跟鞋如履平地,用手叉腰摆出不同造型,试穿各种新衣服……试版模特伸手就够到了众多女孩难以企及的梦想,这背后却也甘苦自知。

小龙每天要4:30起床,洗漱化妆,5:30准时到店打卡上班。上午6点到12点,是一天内最忙的时间段,到9点才有空吃上早饭。店里有11个人,大家错开吃饭。

她经常困得一下班就睡觉,她租一个月1200元的房子,打算自己买房。一个月工资7500元,但一请假就扣工资。小龙一个人要负责20多个客户,接到新客户后自己再维续关系。

小龙一两个月回一次家。这8年中,她没再问家里要过一分钱,即使缺钱也问朋友借。她评价自己性格比较倔。

家里一直在催她的婚事。小龙说,“接触的圈子男生少,也没谈。缘分不到!”她说也不一定非得找一个条件多么好的,自己喜欢的条件哪怕差一点,只要两个人能够一起奋斗,会有美好的未来。这是小龙的简单梦想。

【人物3】

33岁姑娘干了14年服装,自称没男朋友、一无所有

人物:马云

年龄:33岁

职业:服装销售

所在市场:郑州世贸购物中心

马云常自嘲说,“男朋友对我来说是次要的。”

马云今年33岁,从19岁就做服装销售,至今单身。她是小龙的“铁哥们”,性格豪爽。

她有诸多辛酸。“很多人看到我们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想不到的是要4:30起床,每天穿10公分的高跟鞋,我们要配货、理货、跟客户斡旋。早饭吃的面条经常成了糊涂粥。”

大冬天,马云骑着电动车上班,磕倒了,裤子烂了,脚肿了,流了很多血;她曾经在郑州西郊住,每天来回到火车站服装市场奔波,一分钟不让迟到,这样她坚持了5年,没请过一天假。

有病她也不知道休息。发烧到40度,打点滴到第三瓶时,她嗓子几乎说不出话来。老板来电话说开会,她拔掉针头就往回赶。

干服装销售这行,经常用嗓子喊。她嗓子出了毛病,医生让住院割声带,她吓得以为以后只能靠笔说话了。她哭的时候,不会让任何人看见。

不过,她说所有的苦都能承受,“流点血不害怕,但就是不能受委屈。不在乎钱多一千少一千,主要是老板得知我们冷热”。

她说,五毛钱的账也会记上,“只要老板信任我,心都想掏出来给你。哪怕五点下班,干到六点也愿意。”

她也觉得自己不值,“干了这么多年,一点成就都没有。男朋友也没有,一无所有。发了工资就发了,想买房也没钱。回到家就想睡觉,哪都没去过。”

她回忆起心酸一幕。有一年回老家过年,坐在门口,街坊邻居竟然问这是谁家妮子。家里带她共四个兄弟姐妹们,只剩她孑然一身。

“光想回去看看俺妈,就是没时间。”马云说,“越干越胖,吃里还多。”

马云也有自己小小的梦想,“如果我当老板,员工生日放假,还发红包。”她也早有想单干的愿望。

“现在事业有成是我最大愿望,买个车开就行了。男朋友对我来说是次要的。”马云说。

这是平凡人的生活,却也是最真实的生活。她们日复日一日地工作,辛酸不为外人道,有着一颗肯干的心,也有着小小的梦想。这份梦想可能微弱,但也熠熠发光。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