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体育 > 正文

“报春燕”引领中国田径走进新时代时间:2017-11-15 21:57:45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

说几个人的名字,看你知道几个?男子:倪志钦、朱建华、张国伟;田兆钟、邹振先、董斌;刘玉煌、陈尊荣、黄庚、王嘉南。女子:郑凤荣、郑达真、郑幸娟;李惠荣、任瑞萍、谢荔梅;肖洁萍、熊其英、XXX。说一个也不知道的,肯定不是体育迷,或至少不是田径迷。说只知道男子组如

说几个人的名字,看你知道几个?

男子:倪志钦、朱建华、张国伟;田兆钟、邹振先、董斌;刘玉煌、陈尊荣、黄庚、王嘉南。

女子:郑凤荣、郑达真、郑幸娟;李惠荣、任瑞萍、谢荔梅;肖洁萍、熊其英、XXX。

说一个也不知道的,肯定不是体育迷,或至少不是田径迷。

说只知道男子组如张国伟、董斌、王嘉南的,应该是年轻的田径迷,看过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直播和近年来的田径大赛;说知道朱建华、邹振先、陈尊荣的,已堪称是资深田径迷,或至少是人到中年的体育迷;说这些人全知道的,不是铁杆体育迷就是专业体育工作者。这不,连我一个几十年的体育工作者和近乎铁杆的田径迷,都不知道现在中国女子跳远的领军者是谁?最简单的百度“中国女子跳远”都没有,所以只能暂以XXX代之。

如果你真的一个人都不知道,那我告诉你,这是中国田径男女跳高、三级跳远和跳远1949年以来三代运动员的代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是世界纪录创造者、排名世界前十,奥运会、世锦赛前八名。

如果把这三个跳跃项目归纳为一个“跳”的话,那么这个“跳”就是中国田径最富传统的项目。如果还能把具有很强烈“跳”元素的男子110米栏列入其中,那么崔麟、李彤、刘翔——同样是三代世界级名将,“跳”传统几乎可占据中国男子田径90%的江山和女子田径曾经的半壁江山。

如果只知道张国伟在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上以2.35米获得男子跳高亚军,那我告诉你,朱建华1983年在德国埃伯斯塔特赛创下过2.39米的世界纪录,张国伟的目标就是要打破朱建华这个至今保持了34年的全国纪录。而倪志钦则是朱建华当年的偶像,他1970年在长沙以俯卧式在沙坑里以2.29米打破苏联人布鲁梅尔保持的世界纪录。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朱建华还与以2.30米打破倪志钦世界纪录的美国运动员斯通斯同场竞技。

如果只知道董斌2016年以17.41米夺得波特兰室内世界锦标赛男子三级跳远冠军、以17.58米获得里约奥运会铜牌,那你更应该知道邹振先1981年在世界杯田径赛上创造的17.34米的全国纪录一直保持了28年,他更是以越是大赛越出成绩的拼搏精神著称,他当年的几大单项训练指标,国内至今仍无人能超越——五级跨步跳24.50米、立定十级跳37.20米、100米跑手计时10秒、掷铅球(7.257公斤)16.50米、4公斤铅球后抛24米以上——若所处上世纪80年代初的邹振先能有更多参加世界大赛机会,他将在中国田径历史上留下更多“奇迹”。邹振先的教练田兆钟1964年在创下16.58米的年度世界第二好成绩后不久,即遭遇一切比赛都被取消的“十年浩劫”……

刘玉煌1981年跳出8.11米,成为中国第一个突破8米的男子跳远运动员,然后是陈尊荣几年内跳出8.34米,劳剑峰上世纪90年代将之提高到8.40米。我曾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现场目睹过黄庚在男子跳远预选赛第一跳即过8米及格线、拎包就走,把美国名将卡尔·刘易斯等人留在场上为及格而拼搏的场面……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中国男子跳远出现过一段停滞,过8米者寥寥无几,再到近几年王嘉南、李金哲、黄兴洲、石雨豪、高兴龙轮番过8米如拾草芥,经常上演三个人跻身世锦赛、奥运会前八“井喷”盛景。

相比之下,曾跻身世界一流的中国女子“三跳”近年来还有较大提升空间,郑凤荣1957年以1.77米刷新世界纪录;上世纪60年代,吴浮山跳出1.82米;从1979年到1982年,郑达真一路将全国纪录从1.88米提高到1.93米,之后杨文琴再将之提高到1.96米,1989年金玲将全国纪录提高到1.97米后,近年来只有一个成绩总在1.90米多一点晃悠的郑幸娟了。

女子三级跳远上世纪末曾是中国运动员的“风水宝地”,李惠荣1987年曾跳出14.04米、 14.16米的年度世界最好成绩,1990年她还跳出14.54米第一个正式世界纪录。1996年女子三级跳远首进奥运会,中国运动员任瑞萍获得第七名,黄秋燕2001年将亚洲纪录定格在14.72米,2007年谢荔梅相继跳出14.73米和14.90米,但她在世界大赛上的表现一般。从那之后,中国运动员参加国际大赛的成绩皆在14米左右。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中国女子跳远运动员多次跳出过7米左右的好成绩,熊其英7.03米,姚伟丽7.01米,马苗兰6.97米,关英楠6.95米,但随后落入一段十几年的低谷。如今,中国女子跳远运动员参加国际大赛的成绩与肖洁萍1965年排名世界第四的6.44米相差无几,而她当时创造的这个全国纪录一直保持到1984年才由廖文芬以6.57米打破。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个同样优秀的中国男女“跳传统”,男子近年来一直在发扬光大,而女子则略显停滞。但“跳”,差不多是中国男子田径的全部家当,而女子则还有投掷项目的强力支撑。

“跳”一直是中国田径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但要成为真正的世界田径强国,则必须还有男子跑道和投掷场上的强力崛起。(周继明)

一个世界纪录历经甲子的“初心”

本报记者 肖梦楠

60年前的11月17日,初冬凉意笼罩着北方大地,20岁的山东姑娘郑凤荣在北京先农坛体育场纵身一跃,凭借1.77米的成绩打破由美国运动员迈克·丹尼尔保持的1.76米的女子跳高世界纪录。随后,她被全世界熟知,当时国际社会把她称为“新中国体育的报春燕”。从此之后,中国田径每个时代都能孕育出像郑凤荣一样的楷模,正是她引领中国田径走向新时代,并不断为中国体育事业书写壮丽篇章。

60年,一个甲子过去,经典故事历经岁月洗礼,仍旧历久弥新。当年,老一代运动员顽强拼搏、自强不息的精神不仅为新时代中国体育注入了崭新内涵,更为年轻人特别是年轻体育人带来深刻的精神启迪。

自幼贫寒

乐观中巧遇伯乐

郑凤荣出生在一个贫穷家庭,童年的艰辛除了带给她意志上的磨炼,生活的坎坷对其性格的锤炼也逐渐成为其人生的宝贵财富,更成为她日后运动生涯的信念之源。

在那个物质生活不算丰富的年代,郑凤荣与同龄孩子相比,生活还要拮据。她每天只能拿着母亲给的一分钱去买窝头泡咸粥,而别的小孩却可以大口地吃着烧饼夹果子配豆浆。郑凤荣没有那一分钱时,就得空着肚子去上学。即使这样,性格开朗的她已经懂得帮家里分担家务,并像大哥哥一般,将弟弟照顾得无微不至。

由于生活条件所限,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郑凤荣经常和弟弟在院子里比试跳高,没有横杆就拿茶叶篓子摞到一定高度练跨越,没有尺子就用衣服上的扣子丈量高度。空间局限,在狭窄的院子里更见不到标准的助跑,两三步后便开始起跳,这就是郑凤荣和弟弟最开始接触的“跳高”。

进入济南市刘家庄小学这所体育特色学校后,也没人会想到一位世界级跳高选手当年对体育的认识是那么偶然和懵懂——冬天看到体育老师穿得很单薄,郑凤荣就感觉体育锻炼对提高身体素质有好处,冬天不怕冷。

一年级时,郑凤荣看到高年级同学出去参加比赛捧回来的大奖杯,心中不免羡慕,还觉得他们特别光荣。那时,她就有了对体育比赛荣誉感的初步认识。郑凤荣最初在学校练习垒球,由于功课优异,经常取得第一名,这逐渐吸引了老师们的关注。在上三年级时,一个叫薛斌的体育老师发现她又瘦又高,而且腿很长,随口说了一句“你也试试跳高吧”,没承想,当时一迈腿就轻松越过。之后,体育老师便有意识地培养她练习跳高,这一练竟与这个项目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克服伤病

苦练中迈向巅峰

偶遇的伯乐将郑凤荣领到跳高的道路上,校内开展体育活动的火热氛围对她更是一种激励。在那个经济还不发达的年代,她所在的学校对体育非常支持。在代表母校二十中参加的济南市中学生运动会上,郑凤荣凭借1.27米这个女子跳高第二名的成绩,不仅拥有了人生中首次在正式跳高场地参赛的经历,还开启了真正的跳高之路。

16岁时,郑凤荣被选入国家田径集训队,虽然当时是队中年龄最小的,但一门心思苦练狠练,力求短时间出成绩,一心只想为国家和家乡父老争得荣誉。那时,训练条件和理念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也没有专业训练器材。当高负荷的训练碰到性格倔强的郑凤荣后,伤病的痛苦也随之而来,特别是两膝受伤后,她连起跳的基本动作都无法完成,不得不进入伤病组进行上肢体能训练。一根绳子练爬绳、一块肋木练举腿和腰腹肌——这就是日常体能训练的全部器材。

否极泰来,一年半中,随着边治边练,郑凤荣不但伤病有所好转,而且在体能上也有了新突破,这为她在随后的一系列比赛中不断创造好成绩奠定了基础。如今,80岁的她依然能做体能示范动作。1956年在苏联的访问比赛中,她跳过了1.61米,成为第一个达到运动健将标准的女子跳高运动员;1957年在柏林举行的国际比赛中,她以1.72米的成绩获得女子跳高第一名。从那时开始,郑凤荣产生了冲击女子跳高世界纪录的想法。

在郑凤荣的跳高生涯中,由于多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这给她日后的比赛和训练带来了无穷的信念与动力——

1957年10月20日,在北京体院(现北京体育大学)举行的中苏田径友谊赛中,郑凤荣得知周恩来总理要来观看比赛,便产生了冲击女子跳高世界纪录的想法。由于过于紧张,未能跳出好成绩。郑凤荣回忆说,当时她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看到周总理手拿一束鲜花,有些不知所措。这时,站在一旁的贺龙元帅说:“总理给你献花,你就拿着嘛!”这时,她才反应过来。总理握着她的手说“照个相吧”,60年前的那一幕依然时时浮现在郑凤荣眼前。“我对总理说,我没有跳好。总理说,你跳得很好,你还年轻,时间还长着呢,以后你一定能够打破世界纪录,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不但会有郑凤荣,还会有张凤荣、李凤荣。”郑凤荣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同年11月17日,郑凤荣凭借剪式动作越过1.77米的横杆,打破女子跳高世界纪录,那经典的瞬间被永远定格在中国田径历史的坐标中。她用打破世界纪录的方式诠释了中华体育精神的内涵,同时吹响了中国田径崛起的号角。

心怀感恩

赛场外发挥余热

经典故事总是经久不衰,影响和激励着一代代人。对郑凤荣来说,一个甲子的时光虽如白驹过隙,但那个年代经历的坎坷与磨难,辉煌与光荣如信念,始终影响着她。

打破世界纪录后,郑凤荣受“反右”和“文革”的影响,一度告别体坛,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郑凤荣”的强烈信念始终支撑着她,“所以我有这个自信,我政治上很坚定!”郑凤荣说,事行得正,路走得正,才是正能量的体现。没能参加奥运会,这在她心中是个不小的遗憾。幸运的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她作为火炬手和执旗手,再加上1995年5月15日国际奥委会授予她“奥林匹克银质勋章”,也算是弥补了没能在巅峰时期参加奥运会的缺憾。

无法让横杆高度继续上升的郑凤荣一心想为体育事业作贡献。43岁那年,她成为中国体育服务公司的一名干部。在这个新岗位,对有着“男子性格、军人作风”的郑凤荣来说,一切困难都算不了什么,就连扛着小旗,给境外旅游团当导游这些不起眼的事,她也做得兢兢业业、毫无怨言。就是这样从一点一滴做起,踏踏实实地工作,郑凤荣的事业再次走上巅峰,中国体育发展中的很多“第一次”都与她息息相关——北京第一家高尔夫球场、第一届北京马拉松比赛、国际品牌运动服和高端体育器材的首次引进、中国第一个世界汽车拉力赛……郑凤荣犹如寻找到另一个田径场,延续着运动员的价值。

北京2022年冬奥会申办获得成功,引发了郑凤荣的一段回忆——1978年,她作为当时的国家体委运动司负责人,分管冬季运动项目。那时,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训练和比赛服装稀缺,郑凤荣亲自找到当时的纺织工业部郝建秀副部长解决了这一问题。她还专门找到著名作曲家吕远、谷建芬为花滑运动员配曲,舞蹈动作则邀请著名舞蹈家赵青亲自设计。而今,中国花滑运动员在国际赛场上取得了辉煌成绩,郑凤荣也倍感欣慰。畅想2022年北京冬奥会,她希望中国冰雪健儿取得更加优异的成绩,为国争光。

耄耋之年,郑凤荣仍不忘初心,始终提醒自己要保持一颗感恩之心,不忘当年周恩来总理和千千万万人对她的关注与鼓励,并力求将当年在艰苦条件下勇于挑战、奋勇拼搏的中华体育精神传承下去。她永远不会忘记,她是来自毛泽东、周恩来和贺龙时代的运动员,只讲奉献,不求索取,对党和政府给予包括自己在内的老一代体育工作者的关怀铭记于心。无论作为运动员还是体育工作者,她没有离开过体育事业的前沿阵地——在运动场上,她保持着20岁时的拼搏精神;离开赛场后,她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恩情怀,不断为中国体育事业作贡献;退休后,由她主持成立的基金会不断为生活中需要帮扶的老运动员提供帮助,在生活中,她同样以帮助别人为最大快乐,把朋友看望她时送来的鸡蛋、大米等交给党支部转送他人。

在中国体育事业走向辉煌的道路上,离不开众多老一辈运动员怀着为国争光的志向,披荆斩棘,奋力拼搏。一路走来,中国体育涌现出一批批后起之秀,他们继承了老一代的光荣传统,传承着中华体育精神,不断前行。

60年前的“报春燕”为中国体育带来了春的气息;60年后的全运会上,郑凤荣的外孙女作为华人华侨选手出现在田径女子标枪赛场上,她还想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七项全能比赛,力争奖牌。对老人而言,与其说是培养了一名优秀运动员,不如说是后代传承了她所希望的中华体育精神。

这是中国体坛一个关于传承与感恩的故事,任时光飞逝,她却不曾被人淡忘……

记者手记

冠军传承

赵 萌

初见郑凤荣,她快人快语,身板硬朗,丝毫感觉不出这是一位80岁的老人。她一边忆往事,一边答问题,时而潸然泪下,时而正气凛然。

有一次,郑凤荣在训练中试跳不到1.70米的高度,跳了13次后,依然没有成功,她的体能也有所下降。但她仍一次又一次从沙坑里爬起来,挑战下一次。直到第24次,越过了那个高度,她脸上才露出笑容。郑凤荣不肯轻易认输,认准了的事就一定要坚持到底。说起往事,她脸上显露的依然是坚定。

郑凤荣已经80岁,可每天都很忙。2011年,她成立了“郑凤荣体育文化发展基金会”,开展关爱老运动员的济困助残公益活动和养老康复工程。她还十分关心年轻运动员,与孙杨、林丹、丁宁、张国伟等都是忘年交。她说,应该多鼓励并善于保持优秀运动员,心系祖国,为国争光。

郑凤荣家现在有两位运动员——外孙郑恩来和外孙女妮娜。谈起他们,老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在她和老伴段其炎共同培养下,两个孩子在体育方面表现得非常出色,他们觉得再苦、再累、再艰难,也是非常值得的。18岁的妮娜是加拿大女子七项全能高手,在国际田联U20世界青年排名中位列第一。在天津全运会上,妮娜作为华人华侨选手参加了标枪比赛;郑恩来是加拿大青少年职业冰球队的优秀运动员,兄妹二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

“不怨天,不尤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是中国人精神修养的最高境界,这种精神在郑凤荣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对于受到的磨难,她泰然处之;对于困难的日子,她勇往直前。在郑凤荣身上,展现了中华体育精神,更有坚定的信仰,执着的追求,冠军的传承。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