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社会 > 正文

女婴遭遗弃,被一好心夫妇收养,11岁那年却发觉自己掉入魔窟时间:2017-08-23 18:09:53   来源:谈客   作者: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绿竹 | 禁止转载我挎着一篮猪肉,走在去春姐家的土路上。天空阴沉沉的,快要下雨了,我后悔没听奶奶的话带上伞。不过,我已经看到小山包了,再转二个弯,就到春姐家了。“轰隆隆”天上炸响一个雷,我小跑起来。刚跑进春姐家,雨就霹雳啪啦下起

女婴遭遗弃,被一好心夫妇收养,11岁那年却发觉自己掉入魔窟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绿竹 | 禁止转载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挎着一篮猪肉,走在去春姐家的土路上。天空阴沉沉的,快要下雨了,我后悔没听奶奶的话带上伞。不过,我已经看到小山包了,再转二个弯,就到春姐家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轰隆隆”天上炸响一个雷,我小跑起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刚跑进春姐家,雨就霹雳啪啦下起来。春姐在灶间做饭,一根根木柴塞进黑乎乎的灶膛里,木柴的烟熏得她眼泪流出来,她用手做了个赶烟的姿势。看见我,笑着说:“来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把肉拿到灶间,“还没烧菜吧?做个红烧肉,好吃。”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从灶间站起来,用手捏捏红艳艳的肉,“好嘞。”她的大眼睛亮亮的,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叔和姨呢?”我问。“爸去地里了,妈不舒服,还躺着。”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进屋去看姨。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雨下得大,姨留我吃了午饭再回,我正想着和春姐玩耍,就开心地答应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方叔从地里回来,看见我,笑一笑,“来了。”算是打了招呼。他的脸比一般人长,看上去有些阴阴的,虽然笑了笑,但看起来还是显了凶相。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方叔,奶奶说家里棕棚有些松,让你得空去整整。”我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两天割好稻子就去。”方叔吃着红烧肉,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咀嚼声,用眼睛瞪一瞪我,算是回应。不知怎的,我不怎么喜欢方叔,不喜欢他长长的脸,尽管他每次看到我都很客气。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有些怯懦地看着他,手里的筷子有些犹豫。我夹起一块肉,往春姐碗里放。听奶奶说,方叔性子躁,时不时要打春姐。奶奶也劝过他,说,“春儿虽不是亲生,可也要疼着,以后你还要靠她养老送终。也不知你听没听进我的话。”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吃好饭,雨停了,春姐拉着我往外跑。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上哪儿?”我喘着气问。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带你去好地方耍。”春姐说。春姐腿长,我有些跟不上。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带我爬上了小山包,上面没有路,我们走走停停,路越来越难走。不一会儿,前面出现一个小山洞,山洞两边开着一簇簇杜鹃花,远远近近,满眼都红灿灿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哇,真好看,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我欢呼起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咯咯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她的脸红灿灿的,和杜鹃花一样好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年,我8岁,读一年级,春姐10岁,读三年级。方叔说女孩读到三年级就够了,家里活没人干。方姨的腿有风湿病,经常在床上躺着。方姨没生养,春姐是养女。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方叔是奶奶的干儿子,奶奶和方叔妈是好姐妹。方叔妈走时托奶奶照顾方叔,奶奶便认了方叔做干儿子。我们家日子还好过些,奶奶便帮衬着方叔的日子。方叔家在两个村的中间,离方家村有一里路,孤零零的一个房子。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时不时的,家里宰了猪杀了鸡,奶奶便差我给方叔家送去。虽然有一里路,我也乐意去,因为我喜欢和春姐一块玩儿。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一天,叔叔们从水塘里挖了莲藕上来,奶奶让我给方叔送些去,我高兴地答应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挎着一篮莲藕走在路上,心里想:天好热,一会儿和春姐玩什么呢?要不和她去河港里洗澡?一路走一路想,很快到了方叔家门口。晌午时分,我没喊叫春姐,想着方姨可能歇着午觉。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走到堂屋,看看没人。又走到里间去。里间的窗户用帘子遮着,光线昏暗,“屋里有人没?”我边喊边看,却看到了让我奇怪的一幕。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看到春姐坐在方叔膝盖上,方叔的一只手放在春姐的胸上,另一只手放在春姐的裙子下面。就是,我们平时尿尿的地方。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紧皱着眉,脸色苍白,眼睛紧紧闭着。方叔的脸看上去有些兴奋。我一脸奇怪,不知道他们在干嘛,便问:“方叔你们在干嘛?”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一看到我,方叔的脸突然变得慌张,他说:“没啥,春儿说皮肤痒,我帮她挠挠。”春姐一看到我,“蹬”地从方叔腿上跳下来,也不招呼我,一下便跑出去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你怎么来了?”方叔问我,口气冷淡,连笑也没笑。那张脸,显得更长了,看上去有些凶。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奶奶让我送藕来。”我回答。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觉得方叔今天很不欢迎我。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跑到堂屋找春姐,她坐在小板凳上剥毛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说:“春姐春姐,吃好饭我们去小山包上玩儿吧。”她看上去有些呆呆的:“小山包?不去了,下午还有活。”我再次感到方叔和春姐都不高兴。姨回娘家去了,我觉得有些无趣,吃好饭,我说我回去了,方叔说好,路上慢点走。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和春姐说了再见,快走到小山包时,旁边小路里忽地窜出春姐,我吓了一跳。不等我问,春姐开口了:“小芹,那个事你回去不要和别人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不解:“哪个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就是,我爸给我挠痒痒这事。”春姐紧咬着下嘴唇,两只手不停绞着衣角。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有啥好说的,不就挠个痒吗?”我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就好,那我回去了。”春姐依旧低着头,忽地从小路跑过去,很快没了身影。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年我8岁,什么也不懂。除了觉得方叔神情有些奇怪外,我的小脑袋想不出更多的原因。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直到11岁那年,妈给我讲了女孩不能被男人摸身上的任何部位之后,我才知道方叔是不对的。我打算去找春姐,告诉她以后不能被别人摸,挠痒痒也不行。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放了学,我去找春姐,她在家里烧饭,已经不读书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等她烧好饭,急忙把她拉出来,悄悄和她说:“我妈说了,姑娘家家不能被男人乱摸,这些地方挠痒痒也不行。”我做了个手势告诉她这两个地方,她听了,似懂非懂点点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说:“我妈说了,这种男人就是耍流氓。”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瞪大眼睛看着我,表示不懂,问:“耍流氓?会咋个样呢?”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说,“耍流氓,要被警察抓走,关到牢里去!”听到我这样说,她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忽然说,“知道了,回去了。”说完便跑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过几天,她到我家送东西,我拉她出来,问,“现在没欺负你了吧?”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她看看我,摇摇头,神色惊慌,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叔还给你挠痒痒?我跟你说过,这是不对的。”我急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爸说……要是我不听话,就把我扔到孤儿院去,还说,去了永远别想回来。”春姐低下头,怯怯地说,脸上是害怕的表情。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你也不用怕他。”我有点恨铁不成钢,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不想去孤儿院,不想去……呜呜呜……”春姐小声哭起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别哭啊,要不,我让奶奶去说说。”我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时的我,还不能完全明白这件事的性质,只晓得妈告诉我这样做不对,我只是直觉春姐受了委屈,就想帮她。至于怎么帮,小小的我,连自己也不完全懂得,只凭着一股小孩子特有的热情。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千万别告诉,千万别……”春姐听我这么说,急起来,直拉住我的衣角不放,“爸说,要是我告诉别人,他就打死我。”春姐抹着眼泪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怎么办?”我说,一时替她发起愁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样,你以后多和姨在一块儿。”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嗯,知道了。”春姐听我说完,用力点点头。眼光里,是无限的信任。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日子就像山上的杜鹃花,一年年,花开花榭。春姐17岁那年结了婚,办喜酒那天,亲戚们都去帮忙。我在春姐家窜来窜去,到处看新鲜。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新娘子穿着大红衣裳,坐在床沿,我跑进去看,春姐低着头,旁边叔婶们忙着给她盘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附在她耳边打趣:“新娘子好漂亮啊。”春姐看着我,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微微笑着,脸颊露出两个酒窝。她说:“小芹,饿了吧?我这儿有糖。”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把花生糖,我兴高采烈地接过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开心得在新屋里走了一圈。说是新屋,其实就是春姐的房间简单粉刷了下,四面墙上挂了些彩带,门上和柜上贴了些大红喜字。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听叔婶们说,春姐并不外嫁,是招进女婿。因方叔只一个女儿,方姨身体又不好。在我们农村,独养女儿不外嫁,招女婿进来的也不少。不过招进女婿多从山区里来,只有男方兄弟多,家里条件差的才愿意入赘到女方。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春姐的老公李时也是从山里来的。敬酒时,我看到新郎官,人长得瘦瘦小小,给亲戚们敬酒时,他一杯杯全喝光,才喝到第三桌,便醉倒在地。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亲戚们说,看着这小伙子人挺实诚。方叔也老了,家里有个壮劳力,方叔和春儿就不用那么辛苦。听大家这么说,我心里也替春姐高兴,她从此可以不用天天上田里干活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年脚边,家里杀了几只鸡,奶奶照例差我给方叔家送些去。我高兴地出发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走在路上,心里想,一会儿见到春姐老公要怎么叫他呢?有了老公,她还会和我一起去山上摘花吗?小山包上的花,一定又开得红灿灿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一个人走路走得快,不知不觉,小山包就快到了,刚才想的问题也有了答案。我觉得春姐多半不会和我上山摘花了,都结了婚,哪还能和小孩子玩儿呢。反正时间还早,不如我先上山摘些花,再去方叔家也不迟。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寻思着,脚步不由自主朝小山包上走去,沿着上次春姐带我去的方向走。记得小山洞两边有很多杜鹃花,我循着记忆朝西面走,很快,看到了一小块平地。到小山洞周围了,抬眼望去,果然一整片的花儿。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心里一阵高兴,放下篮子,挽起袖子,弯腰摘起花来。小山洞两边的花多,我便朝山洞方向摘去。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忽然,我听到一个女人压抑愤怒的声音:“求求你别这样……别这样……”接着是一声声粗粗的喘气声。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求求你……我都结婚了。”又是女人哀求的声音。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一惊,手中的花掉到了地上。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怎么会有人?我蹲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仔细辨别,声音好像是从山洞里传出来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稍稍冷静后,或许是好奇心驱使,我决定探个明白,便蹑手蹑脚摸到山洞旁,身体躲靠在山壁旁,只探出半个头,眼睛拼命朝山洞里面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一看,便让我目瞪口呆。我看见一个男人骑在一个女人身上。那男人背对着我,高大的背影,光头,看身板很像方叔。但我不敢确定,怎么可能是方叔呢?别的村也有光头男人的。那女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哭腔,我听不出是谁。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急忙蹲下身子,听到男人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女人的叫喊声:“你个畜生!”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啪”的一声,听到一声响亮的耳光声。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蹲在那里,除了害怕,还是害怕,一时竟不知要怎么办。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已经读初中了,男女之事多少也懂一些了,以前听村里的大婶们闲聊时说起过这些事,大约是男女结婚了就可以“戏”,没结婚和别人“戏”是不道德的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还问过大人们说的“戏”是啥意思?一位听了我的问题笑得差点岔了气的大婶回答说,是老公骑在老婆身上,做那事呗。我听了不明所以,但知道了这事只能是老公老婆可以做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山洞里的男女,肯定不是夫妻!听那女的哀求的声音,很可能是被男的强迫的!但也说不定,听村里的大婶们说过,这种事,也有双方自愿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一时间,这些问题一齐涌入我纷乱的脑子。慌乱中,我直觉这是不好的事,我得赶紧离开。这种事要是被人撞见,那男人肯定不会饶过我。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决定不被他们发现,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蹲着,一步一步,挪到了下山的小路边,走上小路,我一路狂奔着下了山。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到了方叔家,只方姨在家,我问:“叔和春姐、姐夫呢?“方姨边倒茶边说:“你叔和姐上地里了,女婿回趟家,亲家母病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喔,这样啊。”我嘴里胡乱应着,吃了一口茶,在方姨吃了饭再走的挽留声里,我逃也似的回了家。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求求你,别这样……”那女人悲伤无助的声音一遍遍在我耳边响起。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男人的背影越想越觉得像方叔,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不知怎的,我脑子里浮现出春姐坐方叔膝盖上的画面。春姐是叔的女儿,怎么可能呢?我马上在心里否定了这可怕的想法。可无数个疑问在我脑子里徘徊,过了几天,这些问题还在我脑子里来回转。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星期五,放了学的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从半路拐弯往春姐家跑去。我想要快点见到春姐,我要试探着问问她。要没有,那是最好。要真这样,我就有更多问题要问她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平常走半小时的路程,我15分钟就跑到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进屋,方姨说春姐去地里拔花生了。我抬腿朝往花生地跑去。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远远的,我叫她一声。听到喊声,春姐抬起头,很惊讶:“小芹,怎么上地里来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走到她旁边,蹲下来一起拔花生。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姐,我问你个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啥事?这么急,看你一脸的汗。”她两手麻利地拔着花生藤,眼里有些嗔怪。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那天我看到了,这事,你咋不和姐夫说?!”我装出发生了重大事情的表情。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听到这话,她拔花生的手僵住了,脸色变得苍白。“说啥?哪一天?你看到啥?”很快,刚停止动作的手又开始拔花生,但手在微微发抖。她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惊惧。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就那天,我送鸡肉来的那天,我看到方叔欺负你!”我继续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拔花生的手再次停下。沉默。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她开口了,“都是命。”她眼睛茫然看着前方,表情有些呆滞,呢喃着说出这句话,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所有的疑问都有了答案,一时间,我气血上涌,愤怒难当,“他简直不是人!不是人!你咋不和方姨说?不和姐夫说?!”我问她。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妈……她晓得。”还是刚才那副木木的表情,好像这事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似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晓得?晓得她还不管!”我气愤至极。在农村里,这种事偶尔也会听到,但我没想到,会发生在春姐身上。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有泪落到花生上,“我是爹娘从路上捡来的,没地方去,这种事,没地方说。妈说家丑不可外扬。我没敢说,说了,家还保得住吗?”春姐哽咽着。听她这么说,我一时也不知怎么办才好,也愣在那儿。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总要想办法,不能这样!”我感到很愤怒。“闹过一次,差点出人命,妈说我再这样,死给我看。”春姐用右手抹着泪,手上沾着泥巴,糊得脸上都是。“我有什么办法?”她的眼泪落下来,在脸上划出两条水沟,像河流,不停流淌。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姐,你太软弱。老师说过,妇女同志要捍卫自己的权利!”看着可怜的春姐,我只觉热血上涌,愤怒占据了我整个胸腔。 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这就是命。”春姐看着我,表情依旧木呆呆的。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你胡说啥,你不敢说,我去说!”我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回去。我怕春姐拦着我,我知道她性子弱。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她不敢说,那我来说!我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个坏人都干了些啥!我边跑边想。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气愤难平,既然这事他们家自己人都不管,那我来说,我要让村里人都知道。我要让大家都责备方叔,也许只有这样,以后方叔才不敢再“戏”春姐,我主意已定。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第二天,我走到村里的水塘边,这里总有几个婶儿在捣洗衣服。果然,三个大婶边捣洗衣服边说着村里的家长里短,我凑过去:“你们说些啥新鲜的?我也说一个。”我装作打趣的样子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你个小孩子能说啥,说说你考了几分?”一个婶儿笑着开涮我。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前阵子,我看到方叔在山上‘戏’方姐姐。”我说。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你说啥?”几位大婶同时停下了手中的捣衣棒,同时都张大了嘴巴,露出惊讶万分的表情。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为了证明我说的不是假的,我把那天看到的情景绘声绘色讲了一遍。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刚说完,她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一个说:“天杀的方天,连自己的女儿都下得了手,真不是人!”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另一个说:“春儿不是他亲生的,可再怎么也是自己养大的,真该千刀万剐!”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还有一个说:“他那老婆整天病怏怏的,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没地儿出气去,可再怎么也不该拿春儿下手!”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听着大家愤怒的声讨,心满意足地回了家。我心想这回看你这坏人往哪儿跑!还敢欺负春姐不?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可事情的结果却像一盆冷水,把我从头浇到脚,连心都凉透。不到三个时辰,奶奶把我叫过去,问:“你刚在外面都胡说啥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头一扬:“我没胡说,春姐的事,都是实话。”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刚说完,奶奶拿起手边的鸡毛掸子,朝我屁股上打下来。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打我干嘛?!”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奶奶气得浑身发抖,“打你个不懂事的丫头片子,可闯大祸了。”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我在奶奶的责骂声中落荒而逃,心里却不明白,我在帮助春姐,咋变成闯祸了?(原题:《一簇杜鹃花》,作者:绿竹。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Klb南阳网_南阳事网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