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南阳最新新闻 > 正文

宛城旧事:南阳城市灵魂的坍塌与消亡时间:2017-07-17 09:03:45   来源:   作者:

写在前面:水有其源,木有其根。一个城市,自有她的血脉与灵魂。时代疯狂的裹挟中,人在狂奔,城市在狂奔,甚至顾不上喘息有时候,是否需要让脚步慢下来回望,那逝去的风景?你看1948年的南阳地图。那个时候南阳城叫梅花寨。咸丰的时候,南阳知府顾嘉蘅为了抵抗捻军,在明城

写在前面:

水有其源,木有其根。

一个城市,自有她的血脉与灵魂。

时代疯狂的裹挟中,

人在狂奔,城市在狂奔,甚至顾不上喘息

有时候,是否需要让脚步慢下来

回望,那逝去的风景?




你看1948年的南阳地图。那个时候南阳城叫梅花寨。


咸丰的时候,南阳知府顾嘉蘅为了抵抗捻军,在明城墙基础上大修内城城墙。东西南北四门,东曰:“延曦”,西曰:“永安”,南曰:“淯阳”,北曰:“博望”。其上皆有楼,门之外皆有月城,城隅皆为屋又起阁,东南隅城上曰:“奎章”,凡置炮台三十、警备四十三,堰梅溪为池,水自永安门外环城而左置石壩,时其蓄泄,以城之高,为池之阔。近池起女墙其高得城三分之一……


1862年,太平天国十万大军围城十七日,筑土墙封锁城关出口,筑高台侦查城内动静。挖地道,用火炮,想尽办法未能破城。后任知府傅寿彤为防捻军再次来袭,遂依地势作外城,重新修缮内城,疏浚河道,将四个外城连为城寨,视若梅花。


城寨现在皆已不存,我小时候在白河河边还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断垣残壁,那时候在河街口走,穿过泥泞不堪的小路,就看到黄土堆上长满荒草,却不知道那就是寨墙(后王凌云司令因内战也修复过)。穿过寨墙,就看到黄橙橙的河滩。


“那时谁想到白河滩的撂天瓜地现在寸土寸金呢?”老辈人说。


现在淯阳桥的歌德咖啡旁,当初是小寨门,塌了半个顶,2000年后,被无故拆除。现在解放路一片萧条,只剩些铁匠铺子。48年的时候这条街叫中山街,清末的时候,这条街分为两段,南段叫南门大街,北段叫长春街。那时候这条街商号林立,卖玉雕的“大发大”、“兴盛德”,做金银的老凤祥、天成、老万年,卖丝绸烙画的“旭长仁”、“永发恒”……一派繁华。至今你去看那里的老房子,镂花雕窗的二层木质阁楼,做工精巧的门楼头,尚可让人想见当初此条街的兴盛。


记忆是灰色的,就像杨保国钢笔画里所描绘的南阳老景。




一切都在消失。


商场天桥那里,从我记事起,一下雨就整个涨水,涨很深,车辆无法通行。后来才知道,这条人民路是沿护城河而修,路旁那条臭气熏天的水沟,原是当年内城的护城河,几十年来被生活垃圾塞满河道,又没人组织疏通,雨水就不能顺河道排出,于是凡下雨稍大一点,河道涨水,涌到路面。直到几年前才疏浚水道,重通白河,这才把陈年积病给彻底整治。


翻看老地图,南阳城内河道纵横,当初顾嘉蘅、傅寿彤两任知府修缮南阳城,将南阳城河道联通,似南方水城,就南阳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开凿人工坑道,坑道密布城内,老南阳城“八十一巷,七十二坑”。居民生活污水、下雨积水先顺地势流入内坑,坑满入内河道,内河道顺护城河道流入白河,老城所有宅子门槛都做阶梯,特为高出地面,就是为了不让排水入户。自然的依傍,巧妙的设计。简单实用。


直到49年,南阳城的内外城建构都完整保存。内城周长3700m,面积约86.4万㎡,只有当今南阳师院的三分之二大,西到人民路,东到菜市街,南到大统门口的中州东路,北到工农路北口共和街,明伦·商圣苑;外城周长7300m,面积约267.8万㎡,西到建设中路电厂与梅溪河交叉口,东到医圣祠的温凉河,南至淯阳桥,北至光武路老飞机场。


城就这么大,一天就可以绕内城外城转一圈,那街上的人,即使不相识,也必定见过,如果确定没见过,定是刚来的外地人。




城中人有定数,生活民风必有特色。因为城就像一个大家,不类现代的都市,大得没有边界,所谓风俗早已混杂。


文庙、社稷坛、城隍庙、关公庙、山川河神庙这是几乎每个古老城市必有的,而民间祭祀的各种神庙寺院祠堂则因地方而异,布于市区中心和四角。三贤祠、天妃庙、天主教堂、白衣堂。每年春秋季,都有各种庙会,用以物资交换,互通有无。而这更成了年轻男女,稚子儿童交游的好时机。如今府衙鸿德购物广场一带的繁华,正有当年庙会的遗风。


这些庙宇祠堂,是城中人思想的归属,代表着对君权等级的敬畏、对祖先仁人的怀念,对山河湖海的祭祀,对佛、老及各种外教的信奉。人生于斯长于斯,这种归属感被牢牢地界定在南阳地区之内,你的身体与灵魂,都出于此。而不会有丝毫迷失。因为这种构架一脉相承。


建国以后,当时意识形态力求除旧立新,要对旧事物总清算,甚至斩草除根,所以政策上并不鼓励保护这些以儒释道为土壤的宗庙信仰之所。又因为建国之初从上到下一穷二白,这些寺庙道观正是政府办公的好地方,所以几乎所有的宗庙祠堂寺庙道观,都被占为公(国)有,用以政府办公,这些建筑又历经之后的各种运动,后来之毁坏改建,可想而知。这种中断是几代人思想的中断,至今不能恢复。


我在温州看到不少氏族祠堂和关公庙,这大概是宋明时期中原移民保持的古风。




到了八九十年代,便是我记忆中的南阳。人民路如今的中心广场,是曾经的体育场,记得第一年开福利彩票,体育场人山人海,传闻有人摸到了彩电洗衣机,而大伯带着我与妹妹也迫不及待一起去摸奖,却只摸回来几袋洗衣粉,惹得全家人大笑。


南阳古城的布局,直到九十年代对南阳人生活都非常有影响。人民路,仲景路,建设路、中州路所夹的区域正是自古而来的南阳内城区,这些区域最繁华,尤以解放路、新华路、人民路为著,这四条干道之外,就被称为“寨外”,虽然有些地域被夹在内外城之间,却依然如此。


校场路被称为东关或寨外,除了聚集在河街的回族及其古老的清真寺,那里还有练兵场留下的巨大空地、无尽的河滩,到九十年代,东关都还是一片荒凉,更不说白河以南区域,那里是大片的采沙场和枣林,据传枪毙犯人就在那里的河滩和沙渚。


现在这些古老的地名都一个一个消失。小时候,东关北关南关西关,尚能分辨,马王庙、三皇庙、五道庙、杨家后坑、老鳖坑,即使不知道具体地点,也能认出个大致方位。而现在没有老辈人指点,自己极难分辨。


城市的老建筑是城市历史的坐标。它们一旦毁坏,城市的历史便难以辨认。


我现在已经无法用2012年的地图确认80年代的南阳,1948年及其以前的南阳对应的现今所在,更是难以辨认,只剩河流、护城河和零星的祠堂尚能让我画出大概。




失去坐标的城市就这样扩散在经济的大潮中,其历史被冲淡,冲淡得面目全非,没有特色的城市长着千人一面的面孔,大历史被抹去,个人的历史便无法重提,人便失去了归属。


90年代,当人们赶时兴都养起见人都会摇尾巴的京巴狗,我爷却养了一群大丹狗,那种体型巨大的德国斑点狗。我和妹妹便常常陪爷爷到河边遛狗,淯阳桥南头,如今的淘气猫游乐场,曾是狗市,养狗的人来这里遛狗,交易,斗狗。后来市里下文件不让养狗了,城管四处巡逻,便只好卖掉。现在不知为什么,又不管了,户主们养起了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名贵犬种。没有连贯性的政策,对狗如此,对人和城市也一样。城市的建设,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一以贯之的精神,而全凭了个人喜好,甚至仅仅是为了迎接某一大型活动,而大拆大建,缺少与人心相通之所向,这样的城市只是华丽的空壳,没有灵魂。


记得南阳第一次大型爆破,是爆破坐落在新白河桥与滨河路的交叉口的绿洲大酒店(现在百年老妈火锅店的位置),当初爷爷开着三轮摩托车去看,还接受了电视台记者的随机采访。当初电视直播,只听轰然一声,大楼倒塌了,南阳人第一次见这样快速的爆破。如今城建的速度,便如此种爆破,一个“拆”字,便是一颗定时炸弹。


儿时最美的记忆,莫过于在白河滩上跑,那时的白河滩全是沙子,没有覆土做绿化。光着屁股在河滩上挖沙,挖水道,把水引到水道捉鱼。大人们在远处河里洗澡游泳,乃最美的享受。父亲会做风筝,用竹篾扎起风筝给我放风筝玩,但竹篾削得太厚,让我跑了好久也没有把风筝成功放起来。


那个时候电视剧《南阳大会战》在龙泉阁附近开拍。演员骑着马从白河滩溅水而过,我就追着那大马,纵身一跃,扑向河滩,一动不动,奶奶怕我淹着,连忙跑过来,却看到我跳起来嘿嘿笑,过一会儿又去用沙子把自己整个埋起来,让奶奶找我的脚在哪里。




而这些快乐,早已逝去。


关于97年,我记得的是《泰坦尼克号》。现在我知道那是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好莱坞大片,而那时候我只听说看过的人不住地谈论感觉上的震撼,他们相互争论着看的次数,有人说,她看了十遍,还有人说,这个片子是“黄片”,而我只是单纯地渴望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片子。终于邻居阿姨带着我的好伙伴和我一起去看那大片,在关键时刻,却用手分别捂住了我俩的眼睛,我从指缝里模模糊糊地看到他们在画画。那个电影院坐落在火车站附近,叫新西电影院,南阳还有东方红电影院,但离我家太远,我就不太熟悉。


那时学校每隔一段时间会组织我们去看电影,所谓“爱国主义教育”或者“亲情教育”,不是打仗,就是哭哭啼啼的片子,回来必有作文要写。那时候有一个姓聂的同学,看电影时哭得泪流满面,许多同学都哭了,他们说,老师也哭了,可是我没哭。电影中的小女孩为了给妈妈治病,把养的白色母鸡杀了,那时毛色纯白,冠子乌黑的母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母亲单位里时常也会组织看电影。有一次单位发了电影票,要员工自愿看,并作说明:夫妻可以去,成人可以去,小孩子不可以去。看场电影不容易,我偏要跟去,父母不让去,我就跟在后面,最终被售票员阿姨拦在外面,我要冲进去,又被人家拦在外面。电影开演了,我趁售票员不在,溜进电影院,却看到荧幕上一个女人裸着上身,露出巨大的乳房,医生在旁边不紧不慢地讲解,我看了一会儿,便听到几个年轻小伙在一旁边说边笑,不到五分钟,我沮丧地出来,演的什么东西嘛。



新西影院后来经营不善,倒闭了。改为健身房,后来健身房也倒闭了,就变成游戏厅,游戏厅倒闭了就空置多年,现在变成了高耸入云的格林酒店。


小学的时候,我喜欢集邮和访古。和好友温遍访南阳老城,那时府衙还没有开始修复,便一道门一道门进去寻访古迹,然而府衙内民居错杂,到处一片破败,加之年幼少学,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府衙自2001年开始修复至今,俨然恢复了清代全盛时期的规模,现在经过府衙,看到府衙正门与照壁,古之威仪毕在于此。不觉心中欢喜。只是这里收起了不菲的门票,再也不能自由出入了。


2012年回南阳的时候,城周边的许多地方从来没有见过。宽阔的道路,多如笋出的高楼让人惊叹城市的扩张速度。


翻天覆地的改变碾碎了旧时慢条斯理的记忆。高速经济发展是不是就意味着转嫁经济风险与高额代价?每当看到高楼和所谓CBD,我都心情复杂。


如今城市没有灵魂的狂奔,如同制造废墟。生活质量的提高,是以生命痛苦与灵魂死亡为代价。


废墟坍塌之时,即是新生。


南阳介绍:

南阳,古称宛,河南省辖市,位于河南省西南部、豫鄂陕三省交界地带,因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以北而得名。全市现辖2个行政区、4个开发区、10个县、1个县级市。总面积2.66万平方公里,是河南省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省辖市。

南阳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3000年的建城史,为楚汉文化的发源地。夏朝初,禹把今南阳境内邓州作为都城。商朝、周朝时,现南阳境内有申、邓、谢等诸侯国。春秋时楚设宛邑,楚国属地,称为宛,全国冶铁中心,屈原扣马谏王地,秦楚丹阳之战发生地。秦设南阳郡治宛城,西汉时为全国六大都会之一,东汉时期为光武帝刘秀的发迹之地,故有“南都”、“帝乡”之称。曾孕育出“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 范蠡、“智圣”诸葛亮、“谋圣”姜子牙等历史名人。三国时期,南阳是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刘备“三顾茅庐”发源地。南水北调,源起南阳。南阳是世界最大调水工程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枢纽工程所在地和重要的核心水源区。

南阳为豫陕鄂区域性中心城市、河南省域次中心城市。豫西南政治、经济、文化、科教、交通、金融和商贸中心,城市规模位居河南第三。先后荣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月季之乡、中国十大最具创新力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等荣誉称号。2014年南阳入选首批“国家新能源示范城市”。 

历史沿革

南阳历史悠久。早在四五十万年前,“南召猿人”就在白河上游繁衍生息。约在五六千年前,这里就出现了村落和房屋,产生了农业、畜牧业和制陶等手工业。西周时,南阳属荆州,因在周的南部,被周人称为“周土”。秦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初设置南阳郡。春秋战国时期,南阳已成为全国八大都会之一,已开始使用铁器,有了冶铁、蚕丝等手工业和商业,特别是铸铜业发展迅速,工艺水平较高。

秦统一六国之后,“迁不轨之民于南阳”,使六国富豪和擅长经营的商人及手工业者云集南阳,促进了南阳经济的发展,尤其冶铁业发达,成为全国冶铁中心之一。西汉和东汉仍置南阳郡,辖境相当于河南熊耳山以南和湖北大湖山以北,南阳经济文化的发展达到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西汉时,南阳水利与关中郑国渠、成都都江堰齐名,并称全国三大灌区。还是全国著名的五都(南阳、洛阳、临淄、邯郸、成都)之一,全国设工官的9个地区和设铁官的46 个地区之一。东汉时,光武帝刘秀起兵南阳,成就帝业,南阳被称为“帝乡”。太守杜诗修治坡池,广拓田土,全郡可灌农田4万顷,这时的冶铁用水排, 水力鼓风机鼓风,大大提高了冶铁效率,特别是采用球墨铸铁,提高了冶铁工艺水平,这一技术的使用比欧州早1000多年。当时南阳郡人口240万,为全国各郡之冠。郡城周长36公里,比1990年市区面积还大。汉代南阳人才辈出,灿若繁星。不仅刘秀的28个开国元勋大多出自南阳,还涌现出张衡、张仲景闻名世界的伟大科学家和医学家。汉代达官贵人死后流行厚葬,南阳出土众多的画像石和画像砖,是一部“绣像汉代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宝库中一朵绚丽多彩的奇葩。从唐朝起,南阳设邓、唐二州。经过贞观、开元之治,南阳农业兴旺,工商业繁荣。李白在《南阳行》中说:“清歌遏流云,艳舞有余闲,邀游盛宛洛,冠盖随风还。”明朝初年,南阳是朱元璋第二十三子唐王朱柽的封地,永乐年间在南阳城内建造了规模宏大的唐王府,成化年间又建造9座郡王府,南阳城内皇亲贵胄,车水马龙,商业随之活跃,山、陕、江、浙、川、鄂客商纷到沓来,各种商务会馆、公馆在各地兴起,粮食、棉花、生丝、烟草、绸缎、油料、皮毛、木材、药材、铜器、铁器等大量涌入市场,并行销全国各地。当时的南阳可谓百业俱兴,建筑、园林、绘画、雕塑、书法等方面都有新的发展。

清朝康熙年间,建筑业尤为发达,武侯、山陕会馆等古建筑巍巍壮观,富丽堂皇,南阳是北京通往湖广和云贵川的交通要道,陆路驿道与水路码头相接,有“南船北马”之称。山、陕、江、浙商贾云之集,工商业兴旺,南阳成了豫西南的经济中心。光绪十年,镇平开始生产丝绸,并远销欧洲及东南亚各国。  

1948年11月4日,南阳全境解放,国民党统治结束。1949年3月,新成立的中共河南省委决定,成立南阳地委,并宣布南阳专署原辖的叶县、舞阳两县划归许昌地区,南阳市、南阳县、南召县、镇平县、内乡县、淅川县、邓县、新野县、唐河县、桐柏县、泌阳县、方城县12个县(市)属南阳专署管辖。

1965年11月13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南阳专区辖属13县(市),即:南阳市、南阳县、南召县、镇平县、内乡县、淅川县、邓县、新野县、唐河县、桐柏县、方城县、西峡县和社旗县。

1994年7月国务院批准撤销南阳地区,设立地级南阳市,实行市带县的领导体制,南阳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折叠编辑本段名优特产

南阳玉器、南阳烙画、 南阳角雕、南阳地毯、南阳丝绸、黄石砚、山茱萸、中华猕猴桃、辛夷、香花小辣椒、南阳黄牛、 唐庄白莲。

(来源:大宛网 百度百科)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