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南阳最新新闻 > 正文

唐河育才学校暴力事件续,被打孩子家长:想死的心都有了!时间:2017-06-22 21:25:00   来源:   作者:

 未来网(www.k618.cn)北京6月20日电(记者 李盈盈)“现在我都不敢打开那个视频,里面扇我娃的耳光响亮,比打在我身上还疼,好想替我娃挨打。”南阳市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刘超(化名)的妈妈痛苦地说。“不敢让同事知道是我娃,太丢人了,我怕别人嘲笑我!”她告诉记者,当工友们看

 

未来网(www.k618.cn)北京6月20日电(记者 李盈盈)“现在我都不敢打开那个视频,里面扇我娃的耳光响亮,比打在我身上还疼,好想替我娃挨打。”南阳市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刘超(化名)的妈妈痛苦地说。“不敢让同事知道是我娃,太丢人了,我怕别人嘲笑我!”她告诉记者,当工友们看着视频讨论校园暴力,骂打人的孩子时,我不敢说话,不敢承认视频里被打的孩子就是我的儿子,只能躲开工区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

  6月18日,媒体报道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发生一起校园暴力,一名中学男生在教室内遭到5名男生殴打,扇耳光,踩在地上打。

  后经公安机关调查,事情发生在6月10日,当天下午,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八年级四班学生杨某和刘某发生口角,杨某喊着同班学生张某、卓某、常某、郭某,放学后在教室内对刘某进行殴打。

  一周后,其中的打人者把该视频发给其他同学,以示炫耀,打人的视频才得以曝光,并迅速在微信朋友圈、贴吧等疯传。

  “我生养了将近14年的孩子,怎么会看错?”

  “你们快来看,一个男孩被几个同学打得可怜,赶快转发,让他父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被打得这么惨,这么多天过去了,咋没听到反应。”广东江门一家工厂的女工们讨论视频,听到工友议论纷纷,也在这家工厂打工的刘超妈妈瞟了一眼视频,嘟囔了一句,“乱来,又是炒作。”

  当天晚上,刘超的舅妈把视频发给刘超的妈妈,这时她才仔细看了一遍视频,发现被打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1分27秒,打了30多次,你没听到那耳光响亮,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刘超的妈妈流着泪说。

  “妈,你看错了,视频里不是我!”对于妈妈的询问,刘超一口否认。

  “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生他养他十几年,我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咋可能看错!”刘超的妈妈心痛不已。

  见事情已经无法隐瞒,刘超告诉妈妈,打人的学生警告他,如果视频泄露,让他不要承认被打的人是自己。他们还商量着说,是因为刘超欠他们30块钱,才引发的矛盾。至于更多的细节,刘超表示,过去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真相如何,其妈妈也不得而知。

  “我两天茶水未进,也停工了,眼泪也流干了。我的孩子被打,学校不知道,后来我娃从学校逃跑,家长也不知道。直到视频传出来后,我的家人还是最后一个知道。我给学校留了三个电话号码,出事后到视频出来一周多的时间,学校没有给我们打一个电话。

  我就想知道,公安局传讯涉事孩子的家长,为什么只通知了打人的孩子的监护人?我的孩子从中午12点,到下午六点一直待在公安局,却没有一个人通知我的家人?为什么2002年出生的孩子打人后却不用负责任?还有消息说,我娃说不要经济赔偿,这话是谁说的?事到如今,没有任何人向我们的家人提起经济赔偿,打人的5个孩子家长从来没有打过一个电话,更没有道歉。”刘超的妈妈喃喃地说。

  “因家里无人照看为儿子转学,不到一个月却后悔终生”

  刘超的妈妈告诉未来网记者,她自己在外面打工,孩子的父亲因为爱喝酒,大脑不是特别正常,劳动能力也丧失了一半。加上与公公的关系不好,刘超一直由姥姥帮忙带大。2016年,刘超的舅妈生了一对龙凤胎,姥姥总共有7个孙子孙女,看管不了那么多孩子,希望刘超的妈妈回家照顾刘超。“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太好,我不想放弃打工,于是就想着给孩子换一个全封闭的学校。”刘超的妈妈说道。

  为什么选择了育才实验学校这样一所民办学校?

  刘超的妈妈说:“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的广告做得好,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上(学)10天休息4天,车接车送,路上安全,比较放心。还有,吃饭几人一个桌,不用争抢。”

  于是,刘超的妈妈专门从广东江门请假回老家,为儿子办好转学手续。2017年5月24日,刘超离开原来就读的大河屯中学二中,开始了在育才实验学校读书的日子。

  与刘超妈妈的聊天截图

  据刘超的妈妈介绍,5月29日,她返回工厂上班,中间端午节还放假几天。6月14日,刘超的班主任给她发信息,说孩子私自离校,路上的安全令人担忧。“当时我特别感动,老师那么负责,我觉得我给孩子选了一个好学校。”刘超的妈妈接着说,后来才知道,那时候,孩子已经被打了,只是视频还没有曝光。“送小孩去学校不到一个月,发生这样的事,我后悔一辈子。”

  记者从刘超妈妈那里了解到,从前的刘超活泼,爱美,每周五放学回家都会刷运动鞋,洗澡,虽然没有化妆品,他总是对着镜子用水把头发弄得整整齐齐。

  自从被打后,刘超时不时地感到头晕。据孩子姥姥说,6天来,孩子躲家里不出门,不说话,不刷牙不洗脸,这么热的天也不洗澡换衣服,半夜总是一个人坐平房顶上发呆。

  “我一天给他打几十个电话,他都不接,发信息,他只会回个‘呵呵’‘耶耶’”,刘超的妈妈非常担心孩子的安全,“出了这样的事,我都不敢让同事知道,何况一个不到14岁的孩子,要是他的心理出了问题,以后怎么办?”

  据悉,唐河县育才实验学校的留守儿童较多,出事后,涉事的孩子都被家长带离本地,外出打工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不要以为是未成年人,就不用负法律责任。我不懂法律,但是我接受法律,我相信,就算他们走遍全国,都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刘超妈妈如是说。


来源:未来网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