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娱乐 > 正文

尔冬升:没有徐克就没有《三少爷的剑》时间:2016-12-02 18:22:38   来源:综艺报   作者:

【导读】11月30日下午,由博纳影业集团出品,徐克监制,尔冬升执导,林更新、江一燕、蒋梦婕、何润东等联袂主演的3D武侠片《三少爷的剑》在北京举行首映礼。《三少爷的剑》预告11月30日下午,由博纳影业集团出品,徐克监制,尔冬升执导,林更新、江一燕、蒋梦婕、何润东等联

【导读】

11月30日下午,由博纳影业集团出品,徐克监制,尔冬升执导,林更新、江一燕、蒋梦婕、何润东等联袂主演的3D武侠片《三少爷的剑》在北京举行首映礼。

《三少爷的剑》预告

11月30日下午,由博纳影业集团出品,徐克监制,尔冬升执导,林更新、江一燕、蒋梦婕、何润东等联袂主演的3D武侠片《三少爷的剑》在北京举行首映礼,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导演尔冬升、监制罗晓文与李锦文,携主演林更新、江一燕、蒋梦婕、顾曹斌、王昭出席了发布会。影片将于12月2日全国公映。

新版《三少爷的剑》改编自新派武侠小说“始祖”古龙的作品。1977年的邵氏武侠电影时代,尔冬升刚出道时曾在楚原导演的同名影片中出演“三少爷”谢晓峰一角,并由此成名。为再次将这部作品搬上银幕,尔冬升筹备多年,最终请来徐克出任监制,元彬担任武术指导,以3D制式呈现。

会后尔冬升接受媒体访问,谈与徐克的首次合作,谈与古龙的旧事,谈林更新版“三少爷”,谈武侠片未来趋势,谈电影人如何在中国电影资本浪潮中保持初心,谈港人北上,谈如何应对新观众;期间更是批评行业频频出现的演员天价片酬问题,他表示:“如果片酬比例失去平衡,影片质量会很糟糕。现在已经在调整了,但是希望它快点调整,要不然的话很危险。我们这部影片的整体制作费是一亿多元,演员费只占20%,这样就可以放很多资金在后期。”

尔冬升还表示希望卸任“三少爷”代言人的头衔,他表示当时自己主演的77版不尽如人意,“当年我才19岁,是一个小孩在演戏装大人。林更新更适合这个角色。”并希望今后大家提起“三少爷”就想起林更新,而不是自己。提及与徐克的合作,尔冬升表示,没有徐克不可能有《三少爷的剑》。“有人担心我们会吵架,结果并没有。”“拍摄过程中,他(徐克)有将就我,他整个全程集中精力在技术上。他的风格跟我不一样,如果他拍的话,他的对白会更像古龙先生,我则会把剧本写得更人性化一些。”谈及古龙,尔冬升表示,“古龙先生就像是武侠片里的人,很怪的那种,脸是四方形的,笑声很大,这么一大杯白兰地直接倒进去。他跟我说,当时台湾就像一个江湖。”

尔冬升访谈:下次如果再拍这种大型武侠片,导演费双倍我都不肯干

《综艺报》:你和徐克导演都有很强的个人风格,合作中怎么形成风格上的统一?

尔冬升:我觉得他将就我,因为他没有太动我的故事。这里也有一个小故事,在2000年的时候,当时本来是我拍,他想拍,我就让他当导演,我当监制。当时《十月围城》的编剧秦天南帮他改了三个月的剧本,但由绕了一个圈回来,跟原来那个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因为他当导演要重新了解这个故事,所有的人物其实基础也是以前的,大方向没有变。

这次在戏里面,他的风格跟我不一样,如果他拍的话,他的对白更像古龙先生,但是我就是写得更人性化一些。我们在横店谈了一次剧本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他整个全程都是在技术上,在剧本上没有太大的争议。

《综艺报》:为什么选择林更新担纲主角?如何评价林更新的新版“三少爷”?

尔冬升:林更新我是在横店马路边捡到的,是我们另外一个监制介绍给我认识的。我觉得他是一个帅哥。第二天我又在横店见到他,他穿着一个拖鞋,很巧。为什么要选他呢?因为我觉得他表面上比较符合三少爷。三少爷的成长过程其实是没有接触社会的,他是一个贵族,其实没有太多的古里古怪的表情。林更新的脸有正气,也没有很多没有必要的表情。

我以前那个版是不行的,因为当年我才19岁,一个小孩在演戏装大人,我觉得林更新非常适合。

《综艺报》:你现场是怎么调教演员的,听说你在片场会给演员讲自己的爱情故事帮助他们领悟角色?

尔冬升:私下会有,必须要用,让演员有这个信服。比如说我跟江一燕有说我以前的爱情里的对象,她们的反应,对我这种“渣男”怎么样的恨法,我一定要说出来才可以的,我之前的某一个女朋友为什么是这样,你要用自己的真情来跟她说,才能让她投入角色。

《综艺报》:这次拍摄最困难的是什么?是3D技术吗?

尔冬升:对我来说,其实很困扰,因为我们在技术上调色都不一样,包括银幕,每个厅的大小、亮度,有些基本上不够亮度的,亮度影响颜色。国内在现在快4万个银幕了,我们只能找一个标准。当然有些影院是好的,但是有些影院非常差,那些影院本身它的经营,器材老旧也不换,这个我们没有办法去控制。就在这方面,面对观众的时候就很遗憾,我们真的无法改变。

我觉得到最后技术也不重要了,3D就是如果找到合适的故事我会去拍,不是所有题材都可以拍的,我们要拿捏的。其实最困难的就是演员吊威亚,因为我们要拍演员打斗都要非常小心,很多细节的东西你如果不去注意,演员是不能让他受伤的。我们以前拍打戏的时候,只要有武行打到我们这个武行就完蛋,绝不能打到我们,一定不能让演员受伤。所以拍动作片要注意。

《综艺报》:这次拍武侠片做了哪些创新?

尔冬升:现在电影越来越难拍,包括现在的技术、数码化等,我们这次创作也找不到新的方法,除了3D、特技这种。所以,我们就在小地方尽量想把它怀旧一点,反而回到以前邵氏公司的那种感觉。但是也是有很多的困难,因为我们90%的景都是假的,而在特技部门层面却是希望做成真的,太真我们又不能接受。所以这些是反复反复做,每个镜头的修改,不夸张的说,肯定有两三千次。我自己做完这次,如果再拍这种大型的武侠片,导演费双倍都都不肯干,太花心思了,因为它的后期比拍摄还难。你筹备就很难了,拍摄6个月,后期弄了两年。也有一点,我们的剧组人数像美国片(剧组)一样多,但是我们不专业。所以导演是很累的,什么都要管。如果在美国的话,只要你的导演是有创意,他们每个部门,那些人没有创意,但是他可以来协助你,你想到创意就来引导他们来继续帮你。在中国的现状很困难。

《综艺报》:早期的邵氏美学如何在这个片子里延续?

尔冬升:我们是把它简单化的,你现在所有玄幻的东西,你看着是很复杂的,其实以前的东西很简单,后来兵器越来越夸张。我们基本上把它还原回去,因为你要夸张的话你要夸张到什么程度?特技都很夸张了。所以你看我们《三少爷的剑》的那把剑,就回到最传统的东西,我们基本上往回拉。因为这个故事其实是徐克导演教我的,因为我们拍3D,观众看的时候要花多点精神,但这个故事已经非常复杂了,所以如果拍3D特技的东西其实故事尽量越简单越好,这个故事信息已经很多了。所以在拍摄过程里面我们一直用减法,很多的东西我们让它简化,否则的话观众没有办法吸收。

《综艺报》:武侠类型在如今的市场变得式微,观众注意力迁徙了,你在拍摄中有没有考虑用一些现代性的东西去吸引新的观众群?你怎么看待武侠片未来的趋势?

尔冬升:如果你去观察的话,会发现在一些大的商场,有些父母在周六周日可能开车送小孩到那里,其实都是十一二岁已经去影院了。所以观众群一直在变,你如果说他能不能接受?我们会试。以往香港的做法,以往是5年一小变,10年一大变,现在没那么久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拍《新不了情》的时候,自己就想:上一部吸引观众哭的就是《再见,阿郎》,隔那么久,后面都是动作片,都是血腥暴力的戏,我就拼一把,结果成功了。所以,市场它永远是一个循环的。那么上一个武侠片什么时候?我印象中,好像是《四大名捕》吧,后来就不多了。是不是可能3年之后应该有一批新的观众,我不知道,这个数据太大了。

现在说的大数据的东西我也不完全信,我也不知道真相,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数据怎么样。我们照我们的方法做一个有点怀旧的东西。另外,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这次的音乐没有太古典的,比较现代,这方面可能算是有些创新吧,都是一些微调,其实像(现在流行的玄幻片)也没有新东西的,也都是老的(套路)。

《综艺报》:你怎么看行业热议的演员天价片酬问题?

尔冬升:我们这部戏的演员费是非常正常的,甚至不到20%。所以我们的钱才可以放在整个后期。我们现在类似《三少爷的剑》这种戏还有一些市场,一般的戏出不了国的。所以我们的制作费,再加上除了给了演员之外,其实不可能做到美国片那种特效的东西。

如果我们再长远来说,还是照原来一样全部把钱给演员,我不是说不给演员,如果失去平衡的话,那其实你在整个质量上是很糟糕的,这个大家都知道。现在是由于没有办法,太多的热钱进来,很多人有虚荣的成分在里面。

好在现在已经在调整了,但是希望它快点调整,要不然的话很危险。因为我们在质量上没有办法,只是一天到晚在说,你质量上没有办法和人家对等。我们做到最后花那么长时间,也只能这样,你也只能请韩国团队做,你不会再有资源去美国做。你根本花不起,人家制作为二三十亿,我们花2亿就了不起了,说话都是虚的。我们很便宜的,因为是前两年拍的,现在再拍就不行了,现在如果拍的话,我相信起码贵50%,因为所有的成本都提高了。

《综艺报》:怎么看当下中国电影业的快速发展?

尔冬升:我跟很多朋友都说,现在都没有人能当专家的。以前像我个人,我的工作就提前安排9个月,可能比较合适。你想一年半以后的事情都不知道。现在中国电影的发展,比如在去年你看3个月都看不透,现在最多6个月,变化太大了。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