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军事 > 正文

当过兵的懂,一年中过得最快的时候是这几天时间:2016-12-01 02:26:59   来源:兵部来信   作者:

如果你要问我一年当中,哪几天过得最快,我肯定会说11月底的那几天,日子总是嗖嗖地过,而且天越来越冷,风,鬼哭狼嚎一般,贴着窗户拼命地撕打,企图要把房子推倒,估计南方的部队不会有这种感觉。再过几天,特别是到了给老兵办托运邮寄,帮他们搬东西的时候,更是贼冷。风

如果你要问我一年当中,哪几天过得最快,我肯定会说11月底的那几天,日子总是嗖嗖地过,而且天越来越冷,风,鬼哭狼嚎一般,贴着窗户拼命地撕打,企图要把房子推倒,估计南方的部队不会有这种感觉。

再过几天,特别是到了给老兵办托运邮寄,帮他们搬东西的时候,更是贼冷。

风去花谢风来花开,曾经的日子只是在沉睡

老营盘,老首长,老班长,老兵-----,这种带“老”的称呼其实与实际的年龄并无多大关系,好比老汤、老酒,也不全是因为年份,更是一种痴迷沉醉的醇香味道,一种共同阅历的特殊情感。20年前入伍所在的部队,经过几次整编早已成为一段军史。有幸在离开之后的10多年里,有年夏天还能再回去看一看。当时,尽管营房早已移交给地方了,但老建筑的原貌还没有怎么被破坏,房子的格局没有大动,围墙上一些标语还依稀可见。连队原来位置的那几棵柳树、冬青还在,枝叶摆动,招呼故人。那一列单双杠还在,尽管已经锈迹斑斑。8颗白杨树尽管少了妩媚,但枝条依然透着精气,枝干向上,高昂着头,看不到树坑的痕迹,找不到当年直线方块的雄姿了。

前些日子,远在海拉尔的班长给我打电话。又喝高了,说来说去就是连队的那些事那些人。最后,有些泣成不声了,不停地唠叨,当年一个班的都不可能再找齐了。

风去花谢风来花开,重逢的日子总是不期而会

我说,班长,还记得那8棵白杨吗?班长又很快又兴奋起来。说他去年专门去过一次,还在那儿又照了一张相。转道来北京,尽管没有见到我,但和另外几个战友还是聚得印象深刻,说他们把《永远的兄弟》唱了10遍。当年,班长就是领着我们在8棵白杨旁,教会我们唱《小白杨》,给我们讲小白杨哨所的故事,教我们怎么拍树坑。白杨和树坑为我们作证,我们相逢的日子是一首歌。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

那个时候,无论连队哪个班长值班,只要谁看到代表连队形象的树坑达不到标准要求,一定会马上在全连吹起急促的哨声,大吼一声:“拿工具、拍树坑”。得到号令后,新兵们就以最快的速度去抢着准备工具。这时候,工具间就显得有些乱了,生怕拿不到工具无法完成任务,说不好还会落个“偷懒”的罪名。为了解决工具短缺的问题,大家也是想了很多招。有人趁外出的机会,悄悄购得的几把抹子藏起来;有的将在出公差时淘得的几块光滑木板略加改造,制成了“树坑利器”,还有的从垃圾池里捡了几块砖头用心磨制,使用起来也是虎虎生风。反正最后工具间只剩下几捆被复线、木锲之类的,那都是留给班长用来检查或者修补的。其实,拍8个树坑的任务也不多,平均也就是几个兵负责1个。但班长要求把拍树坑这项工作,当作一个队列示范班来对待。每个树坑都要垒成一个倒四棱台的形状,每个树坑的每一条边都要瞟齐排面,也就是必须直线方块,并且树坑之间的间距也必须一样。单单一个树坑拍好还不行,如果不在一个排面上,间距找不准,还得反复修补找齐,甚至推倒重来。所以,这活既考单兵素质,也考集体作业,的确是考验功夫的。一般都是先由新同志们在那边先忙乎,老兵们开始练一会器械,把1到8练习练上个好几遍,把力量和技巧展示得差不多,然后就过来帮着纠正了。“什么时候收工?”曾经有一个新兵天真地问班长。班长的回答也是相当有水平,要让每个树坑长得如同孪生兄弟,让你难以辨别它们有什么不同。

曾经的日子伤感又苦涩,你我一起承受了痴心的疲惫

当时,对于我们刚到部队的几个新兵来说,拍树坑的难度一点也不亚于叠“豆腐块”,心中是万分痛苦。由于不得要领,速度和质量总是不尽人意,所以常常在连点名之后的排点名、班点名唱起了“主角”,因为我们几个的“磨叽”、“狗屎”,使讲评的内容显得特别漫长。尽管在连队那么多次点名的内容很难记起多少,但班长关于树坑的著名论断倒是印象深刻:“你们可不能小看这个拍树坑,树坑里面有作风,树坑里面有战斗力”。尽管我遗憾地没有跃居拍树坑先进个人的行列,但对他这句话却深信不疑。班长的电话里只要提到白杨,就没有了忧伤,还主动讲起了“一股作气”和“前功尽弃”的故事。有一次下午体能训练,我们跑完一个5公里之后,开展了拍树坑活动,那天班长检查非常认真,对5个树坑完成的糟糕情况进行了狠狠的批评,并且亲自带着大家进行返工,我们几个新兵撅着屁股,一声不坑地跟着干。班长说,我们要一股作气,在天黑之前达到最佳标准。他并且还主动向连队申请推迟开饭10分钟。可当我们带着收获的喜悦进入梦乡时,夜里突然下起雨来。这个操蛋的雨水疯狂肆虐,冲毁了我们心爱的树坑,最佳的标准没有得到检阅就夭折了,班长和我们的心里都是相当的烦躁。第二天,我们又开始了“树坑会战”。

生亦相依 死也相随 相依相随

平时情同手足,战时生死相依。战友,我亲爱的兄弟!虽然我们没有一起上过战场,可我们一起拍过树坑,一起摸爬滚打,一起扛枪站岗,一起掉皮掉肉。

如今有人感叹,这几年老兵退伍不怎么看到哭了,是军营的吸引力小了,还是战友的关系淡了?远去了过去张扬个性的拳打脚踢,把酒当歌的滋意抱怨,甚至拉开架势的决斗意气,没了哭,少了酒,其实还有很多表达情感的方式。相聚和离别本是人生的常态,理性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军营的一草一木,记下了曾经的朝夕相处;当年的合影照片,留下了彼此的兄弟情深。战友,你一定会如白杨一样迎着刀霜雪剑,傲骨伫立,道声珍重,一路走好。

一棵呀小白杨

长在哨所旁

根儿深干儿壮

守望着北疆

微风吹

吹得绿叶沙沙响罗喂

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