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社会 > 正文

撕心裂肺的痛让我到了奔溃的边缘,34岁顺产二胎时间:2016-12-01 02:52:12   来源:妈咪问医   作者:

请点击右上角,选择【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好友圈】分享给朋友请点击右上角选择发送给朋友请点击右上角选择分享到朋友圈请点击右上角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立即打开收藏本文为你推荐更多相关内容收藏 一点资讯为你私人定制的资讯客户端立即打开撕心裂肺的痛让我到了奔溃的边缘,

请点击右上角,选择

【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好友圈】

分享给朋友

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发送给朋友

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分享到朋友圈

请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立即打开收藏本文为你推荐更多相关内容收藏 一点资讯为你私人定制的资讯客户端立即打开撕心裂肺的痛让我到了奔溃的边缘,34岁顺产二胎2天前19条评论妈咪问医2015年12月24日 23:57分,历经近30个小时的宫缩,竭尽身体里的最后一点能量,在平安夜的最后几分钟迎来了我的女儿二宝,如愿以偿,如获珍宝,也感概万分。

出生于普通农村家庭的我,这么多年独自打拼磕磕碰碰已将自己炼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女汉子,生孩子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咱不是养尊处优的娇滴女子,生孩子对我来说本该就是三下五除二的事情。

但事实是,我对疼痛的忍耐力确实很差,不知道是因为出生时打过太多针还是怎样,自打记事起对疼痛就特别敏感,对于分娩这种失心裂肺的疼痛,真心没有信心能够承受。况且,26岁一胎正值青春年华身强力壮时,都没敢挑战顺产,在医生模棱两可的态度下直接选择了剖腹。

而如今,疤痕子宫,34岁高齡,身高151CM,宝宝近7斤,虽然怀孕期间一直以顺产为目标,但心底却全无把握。所以,当护士推着我和宝宝离开产房,凯旋归来交给她爸的那一刻,我就像一个在战场上死里逃生立了大功的兵卒,意气风发十万里。

如今差不多过去了一年了,当初那股豪情逸致已经慢慢被褪去,原本以为刻苦铭心的分娩经历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本想就此作罢。但每每看着她或微笑或哭泣或嗷嗷待哺或吃饱满足的小脸,这可是老天爷赐予我的珍宝,总觉得这件事不记录略有遗憾。

第一准备阶段:

12/23 11点~12/23 21点入院

我的预产期是12/30,迟迟没有入盆,心想着预产期可能要推迟了,12/23日11点开始,隐隐感觉下腹部有点微微的痛感,但不明显。心想着医生说还没入盆,没这么快发动吧,就没理会,继续睡觉看电视。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这种痛感好像一直没有消失,比痛经还要轻微,心想可能是假性宫缩。打电话给老公,说肚子好像有点痛,但不太确定,你办完事就回来吧,也不用太着急。然后就约同小区的孕妇MM下楼散步去了,此时精神好得很,健步如飞。不曾想每走一圈到达同样的地方时就感觉肚子有点扯痛,要停下来休息片刻。同伴妈妈说,你快上去吧,怕是要发动了。赶紧打电话给老公,有点规律了,你快回来吧。

慢慢收拾好备产用品,冲澡换衣,交待大宝听奶奶的话,妈妈要去生宝宝了。吃了晚饭约7点左右,开车赶往医院,此时频率有时8分钟一次,有时6分钟一次。

基本上,第一阶段只是提示有信号了,疼痛可以忽略不计。

第二阶段:待产房

(入院~宫口开三指)

到达医院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办完手续已经21点多了,本想趟下好好休息一下。22点开始阵痛加强,在床上趟着更是感受明显,根本睡不着,索性下床到走道上走走,6分钟左右来一次,宫缩来时就扶着把手深呼吸。为了让老公保存体力,我没吵醒他,一个人就这样来回踱来踱去。

到24日凌晨两点为此,宫开一指,对我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程度,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孤身一人没有老公陪伴,都三十几岁的人,哪有那么矫情。间隙的时间还跟别人有说有笑,有心情去安慰别人。其它MM的老公还向我竖起大拇指,真厉害,都不需要老公来陪。护士也笑话我:就你还挺精神的!就看你能不能笑到最后了。

到了凌晨6时左右,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了,叫醒老公。心想应该开了两指了吧,再次要求护士做内检。此时,上内检台脱穿衣服都很困难了,我能做的只有呼吸了,结果被告知还是1指左右,4个多小时的加剧疼痛,却仍然没有进展,让我有些失望,同病房MM速产的幸运不属于我!

天微微亮,新的一天开始了,要是往常一定还在睡梦中。一个不眠之夜,疼痛越演越烈,下腹就像用锤子不断地敲打绞碎,要命的是这种痛感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加剧。所以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不是新的开始,而是黑暗与痛苦的延续,我会痛死么?我不停地哼哼呻吟,大冬天的,脊背不知道被汗湿了多少次。不行了,受不了,我对老公说:我快死了,我生不了了,我要剖腹。

找到护士站,护士说:生孩子就是这样,再坚持坚持。无奈,只有漫长的等待,从天亮到上午10点,心想医生来了我就解放了,我不生了。好容易盼来,她要给我做内检时,我就央求医生,要剖腹。

医生检查完说:“开了1指半了,宫颈条件很好,顺吧,这都快要生了,顺产没问题的,转剖腹没必要啊。”她说得很轻松,很有信心,一直都是笑咪咪地,听她这么说我似乎又有些信心了,谁不想顺呀,都疼了这么久也不想白疼呀。

接下来,趁间隙的时间补充了能量,此时的饭菜不是用来口味的,而是填肚子的,增加力气的,我拼命地往肚子里塞。有了信心,就有了行动。虽然一夜不眠,人已经疲惫,脑门只剩下硬生生的生理疼痛了,睡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走不动了,听护士说分娩球可以减轻点痛苦,我就一整天都坐在那个球上,从早上10点到下午7点,反复听着杨培安的《我相信》,想象着自己就是那战场上临危不惧的战士,用自己的一点点意志力战胜了一波又一波的疼痛。痛,痛,只剩下痛了。

24日晚上7点,已经20个小时没有合眼了,说话已经没有力气,眼神也变得恍惚了,更命的是后背腰也开始跟着疼痛起来,不能弯不能直不能躺,已经是崩溃的状态了。我无力地趴到护士站的桌子上,护士小姐也是没辙了,说再帮你查查吧,看开到几指了?结果说两指了,先送你到产房,顿时觉得胜利有望了。

上了产台,助产士说我看看开了几指了,结果被告知还不到两指,还早着呢,谁让这么早安排过来的?床位也不够,赶紧退回待产房。我一听傻眼了,燃起的希望破灭,还要多久?

好不容易熬到进产房,却眼巴巴被退回,此时心灰意冷,回到产前室已经面无表情了,反反复复几次要求打无痛或转剖腹都被劝回,回到病房躺着,半个时左右,突然感觉下身一片火热,感觉有液体流出,并且有想排大便的感觉,我本能地叫醒老公,护士查了一下,说:收拾东西上产房吧。

此时的二进宫,已经是胸有成竹了,该来的一定会来的。

第三阶段:产房

(宫口开十指~分娩完成)

宫缩越来越强烈,我忍不住大声叫喊起来,一旁护士说忍住,不要乱叫,肚子会胀气,而且会消耗体力,告诉我如何呼吸。

跟着是那暴风雨般密集的疼痛,时间仿佛已经停止,窗外平安夜的夜空中一定闪着绚丽的烟花,而躺在产床上的我,还在生与死间苦苦挣扎,准备迎接一个小生命的绽放。情急之中我的呼吸也不得要领,只知道吸气,吐气,我的嗓子已经哑了。助产士一边不停的教我,纠正我的呼吸,一边教旁边的另一MM使劲,她宫口已经全开了。

不知过了多了,被告知我的宫口已经全开了,也就是我开两指用了20多小时,三指到全开只要了三小时。这时被告知可以使劲了,像排大便一样,我使劲最后一丝力气,搞不清用了几个回合,终于医生说快要出来了,准备工具就绪,嘀咕着说你怎么还赶在她前面生了。然后感觉下身被绷出一条大口子,配合着医生呼吸和用力,顿时感觉下身一阵稀里哗啦,阵痛也没有了,全身轻松,妈呀,终于生下来了。

连忙问医生,生的男孩女孩?医生说:你自己看吧。是个女儿,美炸了!瞬时觉得那一刻,所有的疼都值了。

没有侧切,撕裂一级,然后就是缝针,似乎没有用麻药,因为每扎一针我都感觉到了,有一声无一声的啊啊叫嚷,不过,比起之前的阵痛,不算什么。

30多小时的痛,终于过去了,这里面的艰辛无法用语言表达。不管怎样,我胜利了!虽然几度想要放弃,但都奇迹般的挺了过来。

妈咪说:看到宝宝出生后居然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刹那间所有的痛都化成了幸福的泪水,从此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小守护神,伴我笑,陪我哭,大概母子连心就是这一刻开始的吧。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