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专访卢米埃胡其鸣:卢米埃不会介入到电影制作方面时间:2016-12-01 01:48:35   来源:晓娱   作者:

编辑:战斗鹿前日,卢米埃北京长楹天街IMAX影城举行了“电影诞生121周年”纪念活动,多位业内专家齐聚一堂,回溯百年电影史,畅谈未来新发展。晓娱借此机会对卢米埃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胡其鸣先生进行了独家专访,采访之际,他身穿休闲套装,显得轻松随意,只是眼里有掩盖不

编辑:战斗鹿

前日,卢米埃北京长楹天街IMAX影城举行了“电影诞生121周年”纪念活动,多位业内专家齐聚一堂,回溯百年电影史,畅谈未来新发展。晓娱借此机会对卢米埃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胡其鸣先生进行了独家专访,采访之际,他身穿休闲套装,显得轻松随意,只是眼里有掩盖不住的睿智光芒。他谈到了卢米埃今后的主要发展方向;当下市场第三方票补的利弊;以及个人对电影的喜好。整个采访下来,记者充分感受到他对卢米埃的热爱和骄傲。

谈第三方票补:卢米埃和第三方是共赢的,我们自己APP的优惠程度高于他们

Q:首先谈下卢米埃在今后的发展方向吧

A:第一个是在大城市的覆盖,现在我们在很多大城市只有一家电影院,我们希望像在南京、北京一样有多家电影院,发展得更多更快更好。我们也非常注重在各个城市的视听方面不断升级,希望给所有观众带来最好的观影体验。

Q:目前猫眼、微票等电商平台成为了购票的主流,关于电商与院线终端共赢,卢米埃采取了哪些策略?

A:实际上我们是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发线上平台了,我们是中国最早开发供第三方卖票的平台,我们有一个自己的购票APP,观众可以下载到手机上,叫卢米埃影城。目前大多数的第三方平台,比如猫眼,格瓦拉,网票,微票儿,淘票票等,我们都有介入。但是非常不同的是,你去了其他影城,你会看到电影院售票处那里摆着格瓦拉的出票机,猫眼的出票机等等,我们没有那么多,我们就是这一个终端,统一的出票机,不管你从哪个第三方售票买的票。卢米埃有个特点,除了提供很好的视听享受之外,也是尽可能的方便观众,让观众的体验是非常舒服的,特别是我本人,我要求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有卢米卡,我自己也用手机买票,以便测试和体验我们自己的服务,一旦发现哪些不方便或者不稳定,我们随时就改,我们和第三方合作是挺愉快的事,今后不管他们发展怎样,反正我们自己是和所有人都去合作。但是对于一些小的影院,它没有自己的APP,更依赖于第三方。我们首先自己有APP,而且优惠程度比第三方要多,所以我们是共赢的一个状态。

Q:您怎样看第三方依靠票补对影院下排片指令?

A:票补虽然目前很热,但票补既没有投上游,也没有投下游,所以他们就砸钱砸出一个渠道,而中国电影的真正发展是按电影院的发展,银幕数的增加而发展的。当然了,票补是唤醒了很多老旧的电影院,很多电影院的经营者不像我们这么IT,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网上售票这么方便,当然因为有了 后来意识到很方便,然后自己开发了APP。开发了网上售票,这是挺好的一个事情,但是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的竞争特别激烈,猫眼可能为占领八成的市场,突然格瓦拉被腾讯收购了,然后他们也做票补,过几天淘票票也来做票补。但是从长远来讲,当竞争趋于稳定的时候这个票补肯定不是一个方向,实际在国外,五年前电影院协会和制片协会联合成立了一个网上售票公司,大家定了个规矩:谁都可以在网上售票,但是你不能低于我的零售价,你能赚增值服务费,香港是7港币,美国是7美金,这样对市场有个比较好的推进作用,而不是票补。我们这儿有十个影院,你给两个影院票补,卖9.9元,其他最低30元,这对电影市场并不是一个扩张扩大的作用,而是缩了。实际上今年电影市场差,除了电影内容不是很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票补,这对我们是没有影响的,但是对一些小的影城是有影响的。长期不劳而获,又不知道怎么排片,然后又不知道怎么宣传,而且长期卖9.9元,也不知道市场价是多少,本来可以卖40,但是它卖20元,整体来讲,对小的影院影响是比较大的,对我们没有影响。

谈院线经营:卢米埃不会介入上游环节,发掘外语片希望电影市场更丰富

Q:明星路演对院线的带动作用很大吗?

A:我觉得有一定的作用,明星路演至少在这一个区域会有引起广泛的重视。我们绍兴电影院刚开业一个多月的时候,赶上《捉妖记》到当地公安局备案。当天现场来了18000人。下午2点的活动,但观众早上8点就来了,穿着井柏然的衣服,我们虽然有些准备,但是现场临时又借了50个保安维持秩序所以最后秩序井然。我们都是兢兢业业在做每一件事情,我们通过各种传播方式,很多活动都做得很有特色。

Q:作为传统发行环节的终端,目前好多院线开始投资制作电影,甚至成立了宣传部门,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卢米埃接下来有相关的制片计划吗?

A:我们没有制片计划,我们是一个国际化专业的电影院线营业公司,尤其是法律上讲,特别在欧洲都有相关法律,你做制作做上游,就不能做下游。这个严格避免了恶性竞争,我们影院投资的电影就不到你的院线去,从根上就防止垄断,我们卢米埃是不会介入到电影制作里面去的。当然,过去我们也发掘了一些电影,像《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火海凌云》。我们只是希望可以丰富电影市场,进口片分账只有34部的名额,但是里面28部已经给了好莱坞了,而俄罗斯啊、其他地区也有很多优秀的电影。

谈市场降温:票补不会影响卢米埃,科学化管理保持市场高占有率

Q:今年的电影市场冷了很多,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院线这块是否有原因呢?

A:我觉得最大的原因还是电影本身的质量,一方面是本身的质量,一方面是本身的内情,比如说过去的打打打杀杀杀的这种片子随便一放就是10亿、20亿,今年同样的片子观众看腻了,他就不来看了,就像老给观众吃“大肥肉”,观众也吃恶心了,就不来了,所以清粥小菜也得有一些。我们希望今后的电影可以更加的丰富一些,除了美国片,也有其他国家的影片,除了动作影片,也有一些温馨的剧情片,各种各样的影片。我们经常用开餐馆来比喻开电影院,红烧肉大家爱吃,但你不能天天给人吃,馒头米饭都得有,随着电影更加的丰富,选择更多的话,我们这个特点就会做出来,这个特点并不是说我们卢米埃一家影城,不是这样的,比如南京我们有3家影城,北京也是3家影城,你去观察会发现,我们每一家影城的排片都是跟他附近的观众群是有关的,像南京,我们鼓楼那家电影院,它附近都是大学生,我们就放映一些小清新啊,艺术片啊,包括雅克·贝汉的《海洋》,我们放了3个半月,像北京都是上班族,那边我们到周末就是各种各样的可以带小孩来看的电影,他的观众群的不同就决定我们的排片不同。我们在数据的收集中,毫无疑问是全国做的最领先的,我们甚至做的这种分析软件,我给90%的会员推送信息,10%故意不发,我们再看一看来的人,这次活动效果好不好,都是有各种各样的数据分析,所以我们和其他影院特别不一样的是科学化管理,每一个环节都要科学化,可能和我理工科出身有关系。我觉得我们的国际化视野,科学化的管理都是很有特点的。我一般总结我们卢米埃的特点,第一在对电影文化的理解上,我们的DNA是非常深的,我们的专业知识也是非常深的,我们的管理是非常的严格,有这三个环节的因素,确保了我们卢米埃影城和其他的特别不一样。我没有觉得市场和院线有关系,最主要的还是内容,你可以看得到,第一季度的市场特别的好,春节期间,就做了35亿,我看我们卢米埃的报表,7天做了4500万的收入,我还以为是一个月的,就第一季度是非常好的,我们叫市场占有率是非常高的,它的市场需求在那里,后边电影不给力那没有办法

Q:市场冷期,您会采取什么策略,保证卢米埃的良好运营?

A:其实我们挺热的,你看我们今年做了将近20个电影节,从西班牙的、法国的、意大利的各种国家的影展,现在我们还在想办法能够长期的做各种各样的影展,我们放的电影会更丰富。我们现在也与广电总局有一些沟通,希望他们能够对于歌剧、芭蕾舞剧等“泛电影”,就是广泛电影,能够有政策性的开放,现在我们卖票的话,还是要去提前备案,要不没有办法在售票系统里出售,我们可以在影院里放这个电影,但卖票这个环节还不太方便。我们希望随着中国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这方面的力度会大一些。说实在的,一些经典的歌剧啊、芭蕾舞啊、这都是一些非常健康的内容,我希望我们在这方面会有更好的表现。

谈个人喜好:最喜欢姜文导演,特别想看《驴得水》

Q:您觉得明年市场会有那些变化?

A:明年的市场是大年,有《阿凡达》、有《007》、有《碟中谍》,好多这种大片,同时呢,广电总局现在也是对于非好莱坞的电影基本就是放开了,我相信有更多的非好莱坞的电影会和观众见面,当然那些都是很好的电影,包括德国、日本、韩国,好多片都拍的非常的好。

Q:今年的华语电影类型丰富,您印象深刻的是哪一部?

A:我是最近看的比较少,但是我特别想看的是《驴得水》,听说那个电影拍得特别好,因为我看那些片花、介绍,我觉得拍得非常机智,我相信我看完以后更喜欢《驴得水》,中国的电影我喜欢看幽默这一类的。今年还看了一个《火锅英雄》,虽然他们的导演和剧本存在着硬伤,但陈坤在里面的角色还挺好玩的。哦,《盗墓笔记》是今年的,《盗墓笔记》也拍的很好,因为我有时候看电影的视角可能和别人不太一样,我是可以看到电影政策的开放,比如我们对于这个僵尸啊、对于国外的木乃伊啊这一类的角色,以前国外是可以拍的,但我们国内的导演是限制的,不可以拍的,包括《盗墓笔记》,他的同类型电影《寻龙诀》,“盗墓”这两个的是不让用的,今年就大大方方的用“盗墓”这两个字,挺好玩的,今年实际上韩国的一个电影非常好,叫《釜山行》,讲丧尸的一个电影。

Q:有没有这样的影片,原本的网络数据并不好,但是您个人看好并开始就给了不错的排片?

A:我们的排片和我的好恶是没有关系的,我们公司有一批人,他们看完电影以后给电影评级,而且因为我们的排片和其他的影城有些不一样,我们可以提前排一个星期的,排70%——80%,然后当某个影片表现好的时候,我们赶快就调节嘛,但是就是说,一开始网络数据不好的话,就像我看了《疯狂动物城》觉得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但它头一个礼拜票房数据是特别差,但后来就不一样了,我觉得那个电影就拍的特别好。

Q:您个人最喜欢的导演和演员分别是谁呢?

A:中国导演我最喜欢的是姜文,除了他和我是一个中学以外,我觉得他真的是特别智慧,特别有毅力的一个导演,关注的他比较多,他拍电影也挺不容易的,但是特别的机智。当然,国外的有很多,詹姆斯·卡梅隆,他不仅是很好的导演,同时他也给电影带来了革命性的突破,你知道从他开始3D电影一下就火起来了,像《阿凡达》,所以他对电影方向的把握是非常的准确,很有前瞻性。我觉得中国的演员,尤其是男演员,当时特别喜欢的是廖凡,当时在拍《好奇害死猫》的时候,快开拍了,我问他在哪呢,他说他在三亚,我就说你怎么跑那里去了,他说他要演一个保安,三亚热,他要把自己晒黑,这种演员特别的职业,为了演一个角色,接近剧本里的人物,他会去把自己晒黑,太了不起了,当然他凭借《白日焰火》得了柏林影帝,真是实至名归。我从小也是在演员的家庭里长大的,我母亲也是北京文艺很有名的演员,所以我们从小到大和演员接触的机会很多,好演员或者是职业的演员,他都是有职业的素质在里面,非常的认真。

Q:像今年的王思聪就在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中演了自己,您有没有想过也去电影里客串一把呢?

A:经常的客串,经常被剪掉,哈哈,记得好多年前,朋友说让我去串个角色,好,自己还带的好多朋友在里面拍了5分钟,然后一看,给我剪成了10秒钟,特别好玩。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