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社会 > 正文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 网曝罗尔有3套房2辆车时间:2016-12-01 02:28:02   来源:综合   作者:

今天,全国人民的朋友圈都在转发关于深圳女孩“罗一笑”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突然以爆发之势在朋友圈刷屏。朋友圈中募捐的消息不少,但甚少有一文能让全国人民如此统一地刷屏,满满占据了朋友圈。罗一笑的背后是什么故事?其实从他的父亲罗尔的同名微信公号“

今天,全国人民的朋友圈都在转发关于深圳女孩“罗一笑”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突然以爆发之势在朋友圈刷屏。

朋友圈中募捐的消息不少,但甚少有一文能让全国人民如此统一地刷屏,满满占据了朋友圈。

罗一笑的背后是什么故事?其实从他的父亲罗尔的同名微信公号“罗尔”上可获知一二。

女儿患白血病

转发一次公号文章朋友公司捐款一元

综合媒体报道及罗尔微信公号文章可知,罗一笑是一名患上了白血病的5岁深圳女孩,她的父亲叫罗尔,曾就职于《女报?故事》,但今年1月该杂志停刊后,他就成了闲人。9月8日,他的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昔日的笑笑

发布在“罗尔”微信号上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披露了孩子患病后这一家的窘境。

23日下午6点,笑笑再次病危,又进了重症监护室。

病床推进重症室的时候,我附在笑笑耳边祝祷: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眼泪忍不住刷刷地流。

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我不敢再流泪,东拉西扯,要把文芳从悲伤中拉扯出来。

重症室门外的长椅上,睡着一位父亲,笑笑21日凌晨进重症室的时候,他就在长椅上睡着。我和他拉扯起来,竟然是老乡,湖南汨罗人。老乡在宝安捡垃圾,他十岁的儿子读四年级,几天前,儿子被的士撞成重伤,昏迷不醒,一直在重症室抢救,老乡就一直在重症室门外等着,困了就在长椅上睡一下,饿了就吃碗方便面。我问老乡,为什么不回家等呢,等在这里,你见不到儿子,也帮不上任何忙。老乡说:回到没有儿子的家,睡不着。

办完笑笑入住重症室的手续,我和文芳回到家中,才理解那位父亲为什么要睡在重症室门外。没有女儿的家,显得格外冷清,在任何寒流都寒冷。朋友叫我出去喝酒,我没答应,不敢丢下文芳一个人在家中,我甚至不敢独自读书。

文芳前一晚在医院又是一夜没睡,我想她早点休息,她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叹息把我们淹没。

星期四,不是探访日,我和文芳还是早早地去了医院,只想从医生口中得到笑笑的好消息。医生都很忙,三言两语的介绍,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的忧虑。

正好,文芳的两位闺蜜来医院探访了,我把文芳交给她们,自己跑了。

我去跑各种各样的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

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一分钱都不想占。现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爸爸正在竭尽全力,你一定要等着我。那些手续办下来,至少需要两个月,笑笑能等上两个月,就一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笑笑会走路以后,我们就一直玩着一个游戏,她耍赖不想走路的时候,我就往前跑一段,然后蹲下来,张开双手。笑笑一见,就会眉开眼笑地奔跑过来,投进爸爸的怀抱。

宝贝,你看到没,此刻,爸爸正在家中向你张开双臂,你赶紧跑回家来,把爸爸扑倒。

昨天是感恩节,我想写些文字,感谢亲人和朋友两个月以来对我们的鼓励和支持,竟然心烦意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只好不写了。

罗一笑,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对你的恩情,很深很重,我一笔一笔给你记着,你不能耍赖,必须亲自感恩。

罗一笑,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正在举行给你献爱心的活动,老师和小朋友都很想念你,盼望你早点回去上学,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探视笑笑后的文芳放声大哭,罗尔和朋友在旁安慰。深圳晚报记者 李其聪 摄

得知女儿生病后,他在微信公号上记录了孩子的医治过程,打赏数也随之上升。罗尔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一家P2P金融公司的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该公司的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于是,该公号就有了相关了文章:

“他是一个老父卧床的儿子,也是一个女儿刚刚住进重症室的父亲,同时肩负着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人到中年,四面碰壁,罗尔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抱着沉痛的亏欠心情。”

27日,这篇文章开始在朋友圈中刷屏,很快,阅读量突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突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罗尔的公众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元上限。

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罗尔的微信号,加他为好友,直接给罗尔本人进行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给罗尔钱,不让他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给他发红包,于是有很多人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把钱交给他。

罗尔今日发文:钱够了

不过,今天罗尔发文称,目前笑笑所需要的理疗费已经足够,请停止公众号赞赏和其他捐助,为笑笑祝福。

然而,随着这股朋友圈刷屏之势,舆论的风向开始转变了。朋友圈开始出现了大量质疑的声音。

有不少人质疑,转发一次捐款一元,这是该家P2P公司在营销炒作。还有人说,深圳有重大病保险,少儿医保的报销比例也是很高,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钱。朋友圈甚至出现了不少人转发“罗尔有三套房”的消息(未经证实)。

治疗费需要多少?

那么,治疗费需要多少?深圳晚报记者曾向深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了解,据悉,笑笑目前主要是因为化疗期间免疫力低,出现真菌感染,以及多脏器功能损伤,"需要至少一个礼拜进一步观察、治疗。"至于后续的治疗以及费用,他表示需视情况而定。

罗一笑母亲今天向南都记者表示,21日入住重症监护室以来医药费每天1、2万,有大部分为自费药不可报销。

南都记者发现,罗尔本人于今年7月5日在个人公号上发文描述,其岳父母均为大学教授,丰衣足食。其本人经营广告公司,有三套房产、两台车。

微信公号截图

而这与罗尔在早前的求助信息中所披露的信息存在较大差异,按照其早前的描述,其所在的杂志社已经数月没有发工资,其无法支付儿子上大学的生活费用,还表示只有一台开了十年前话12万购置的别克车。

南都记者昨日多次联系罗尔本人,均无法接通电话。南都记者联系了参与此事的P2P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刘侠风。接电话的人员表示刘侠风尚在忙,该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于今天发布声明,公布包括罗尔本人的资产等多方面情况。

对于罗尔早前在个人公号披露的财产情况。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个人公号上有夸张的成分。

而在该家公司的微信公号上,29日发布了一文:《不能让一个孩子,因为钱而有所闪失》

全文如下:

为笑笑募集医疗费用,这件事为什么要做?为什么必须做?出发点很简单,不能让这个五岁的孩子因为钱的问题,有所闪失。

文章创作、转发捐赠、赞赏捐赠、转账捐赠,所有动作,全部基于这个出发点,任何有违我们出发点的事情,一律不沾。

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件事?

因为这个事情,P2P观察已被暂停赞赏功能一周,同时舆论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做好事是要承担风险的,我们甚至预估了被封号的风险,这也是不少国人越来越怕做好事的原因。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做?

这件事情应不应该做?

古希腊哲人是怎么定义正义的?非常简单,合适的就是正义的。为一个老父卧床,女儿正在重症室抢救,工作单位效益不景气的靠谱中年大叔募集捐款,当然合适。这首先是一件对人有好处的实事。

为什么这件事情必须做?

先讲个小故事,出自《阅微草堂笔记》,意蕴悠长,值得深玩:

一个官员顾影自雄,进了阎王大殿,自称一生为官,所到之处只喝百姓一杯水,无愧鬼神。

阎王说:“设立官制是为了治理国家,就算管理驿站、看门的小官,都是按着理法来权衡利弊。说不要老百姓的钱就是好官,立个木偶在公堂上,它连水都不喝一口,不比你廉洁?”

这官辩解:“我没有功劳,但也没有罪。”

阎王说:“你一生处处为求自保,有了案子,为避嫌疑,你没敢说话,这不是有负于民?有了事情,你怕麻烦,没有上报,这不是有负于国?对为官者,三年要考察一次政绩,为什么?无功就是罪!”

当官的大吃一惊,锋棱顿减。

处处求自全,避嫌疑而不言,畏烦重而不举,大概正是中国以前积贫积弱的病症所在。

今天要让我们为了避开嫌疑,而对笑笑的病情,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袖手旁观?我们做不到。

这件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小铜人不直接捐一笔钱?

罗尔是刘侠风的老领导,也是刘侠风的老朋友。当年,刘侠风第一次到深圳,就是编辑部主任罗尔亲自去车站接他。

刘侠风坦言:“做这个事情,有我的私心。罗尔是个硬汉子,我个人的钱,他不拿。”

而小铜人是一个初创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作为一个商业化运作的公司,上有股东,下有员工。只有这种爱心接力的可持续方案,才能既帮到笑笑,又对公司成员负责,减轻公司做慈善的负担。

不然,小铜人恐怕难承其重。

不能让笑笑因为钱的问题,有所闪失。能不能也让天下的孩子,都不因为钱的问题,有所闪失?这种推己及人是必须的,也正因为这种推己及人,今天为笑笑捐款这件事情,才会出现这种波浪式扩散的网络效应。

刘侠风表示,推己及人,在此次事件后,小铜人也会开始筹备员工基金,帮助员工抵御重大突发的人生风险。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未来小铜人会不会在公益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需要考量,做与不做,原因是什么?我们会在12月1日,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发布在“罗尔”微信号上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披露了孩子患病后这一家的窘境。

23日下午6点,笑笑再次病危,又进了重症监护室。

病床推进重症室的时候,我附在笑笑耳边祝祷: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眼泪忍不住刷刷地流。

文芳趴在我的肩膀上哭。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她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更悲痛我们花了这个钱也可能救不了笑笑的命。

我不敢再流泪,东拉西扯,要把文芳从悲伤中拉扯出来。

重症室门外的长椅上,睡着一位父亲,笑笑21日凌晨进重症室的时候,他就在长椅上睡着。我和他拉扯起来,竟然是老乡,湖南汨罗人。老乡在宝安捡垃圾,他十岁的儿子读四年级,几天前,儿子被的士撞成重伤,昏迷不醒,一直在重症室抢救,老乡就一直在重症室门外等着,困了就在长椅上睡一下,饿了就吃碗方便面。我问老乡,为什么不回家等呢,等在这里,你见不到儿子,也帮不上任何忙。老乡说:回到没有儿子的家,睡不着。

办完笑笑入住重症室的手续,我和文芳回到家中,才理解那位父亲为什么要睡在重症室门外。没有女儿的家,显得格外冷清,在任何寒流都寒冷。朋友叫我出去喝酒,我没答应,不敢丢下文芳一个人在家中,我甚至不敢独自读书。

文芳前一晚在医院又是一夜没睡,我想她早点休息,她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叹息把我们淹没。

星期四,不是探访日,我和文芳还是早早地去了医院,只想从医生口中得到笑笑的好消息。医生都很忙,三言两语的介绍,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的忧虑。

正好,文芳的两位闺蜜来医院探访了,我把文芳交给她们,自己跑了。

我去跑各种各样的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

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一分钱都不想占。现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爸爸正在竭尽全力,你一定要等着我。那些手续办下来,至少需要两个月,笑笑能等上两个月,就一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笑笑会走路以后,我们就一直玩着一个游戏,她耍赖不想走路的时候,我就往前跑一段,然后蹲下来,张开双手。笑笑一见,就会眉开眼笑地奔跑过来,投进爸爸的怀抱。

宝贝,你看到没,此刻,爸爸正在家中向你张开双臂,你赶紧跑回家来,把爸爸扑倒。

昨天是感恩节,我想写些文字,感谢亲人和朋友两个月以来对我们的鼓励和支持,竟然心烦意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只好不写了。

罗一笑,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对你的恩情,很深很重,我一笔一笔给你记着,你不能耍赖,必须亲自感恩。

罗一笑,幼儿园的老师和小朋友,正在举行给你献爱心的活动,老师和小朋友都很想念你,盼望你早点回去上学,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如何确保捐款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截至发稿时间,《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一文,阅读量已经超过258万次,留言4595条,截至今日零点转发人数也已达134579人。

因为赞赏功能被屏蔽,P2P观察收到的赞赏数据,停留在了昨天的101110.79元。

通过罗尔的朋友、本次活动发起人刘侠风,转账给罗尔的朋友共50人,收到金额12444元,而昨天通过刘侠风个人转账转给罗尔的网友,合计36人,金额12954元。

至此,小铜人通过赞赏以及个人转账,募集的资金已有126508.79元。其中个人转账部分25398元,刘侠风已经第一时间转给罗尔。12月1日,小铜人将会核算最终的捐款数额,并确定匹配转发量的捐款总额,给予公布。

罗尔本人公众号今天收到的赞赏,也突破了上限5万元。因为昨日频繁加人,其微信已经被暂停新加好友,个人转账方面没有增长。

另一个自媒体人刘淼昨日也开始了给罗尔的募捐行动,刘淼个人公众号收到的赞赏为9.8万元,而通过个人转账收到1.2万元,总募捐额11万元左右。目前刘淼已经将相关款项转给罗尔。

截至发稿时间,罗尔本人收到的账款已经有40多万元,但因为他忙于女儿的医疗问题,暂时抽不出时间核算,后面会补上相关数据。

罗尔手头的40多万元,加上P2P观察尚未转账的赞赏10万元左右,已经有50多万元。再加上,匹配目前转发量预估,小铜人捐款已经有13万元,这个数字还会往上浮动。

初步计算,这次募捐带给罗尔的医疗资金已有60多万元。

罗尔表示,按正常的白血病治疗费用在20万元到30万元之间,如果有突发交叉感染状况,医疗费有可能攀升到上百万元。但目前的募捐,已经可以满足笑笑目前正常的医疗费用,希望相关募捐暂告一段落。

活动发起人、小铜人创始人刘侠风同样认为,“目前募集金额已足够笑笑暂时的正常医疗开销,如有结余,会公开捐给同类有需求的病人。如果笑笑后面出现突发状况,资金不够用。小铜人还会考虑开启第二阶段募捐行动,引入企业赞助的方式进行募捐,减轻罗尔以及网友们的负担,目标只有一个,不能让笑笑因为钱的问题,有所闪失。”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P2P观察、罗尔本人公众号以及《深圳晚报》,还有2家自媒体在为罗尔募捐,其中一个是微博大V“我是西蒙周”,另一个就是刘淼的自媒体。目前罗尔还没有接到“我是西蒙周”的联系。

同时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在一篇叙述了罗尔故事的文章后面,开启了赞赏功能,但并没有说明是否在给罗尔募集捐款,该号与罗尔也并无联系。

对此,罗尔说,“很感谢大家对自己的帮助,也不敢怀疑大家帮助自己的善意。但因为自己的微信出现障碍,而且这几天陌生人来电特别多,很多人很可能联系不上我,也许会导致善款流失,所以希望大家统一渠道,到P2P观察或者我本人的公众号进行捐款。”

此事还在发酵中。

【为什么“有三套房还要募捐”?罗一笑父亲回应】

女儿患病,父亲罗尔“卖文筹款”,有人质疑这是营销。

连线罗尔,他说捐助已经够了。但对于其在深圳和东莞有三套房还募捐的疑问,罗尔却闪烁其辞

不过,就像一位网友所说,如果拿孩子炒作就提恶心,但是上纲上线非黑即白也太偏激,每个事情都有多面性,我们客观点对待。也有网友表示“我不认为有三套房、出轨离婚(假设属实)就不能求助别人,不能为这个设置门槛啥的……要关注这个事件本身的个人捐助对于公益行业的影响,比如善款的监督等。”

无论此次事件背后有何隐情,日后将如何发展,我们依旧祝福笑笑,愿笑笑早日康复,一直笑下去。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