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事网 > 南阳新闻 > 科技IT > 正文

“五年后的世界”:我们的无人驾驶未来时间:2016-12-01 01:39:47   来源:造就Talk   作者:

时值年末,美国科技网站theverge.com对科技行业多位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人士进行了采访,并于日前重磅推出了“五年后的世界”访谈系列。本文是其中一篇,受访者为美国运输部长安东尼·福克斯。在自己任期的最后几个月,美国运输部长安东尼·福克斯持续宣扬对全美破损的基础设施

时值年末,美国科技网站theverge.com对科技行业多位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人士进行了采访,并于日前重磅推出了“五年后的世界”访谈系列。本文是其中一篇,受访者为美国运输部长安东尼·福克斯。

在自己任期的最后几个月,美国运输部长安东尼·福克斯持续宣扬对全美破损的基础设施进行修缮,同时也宣扬技术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出行方式。

美国运输部(DoT)拥有5.5万名雇员,每年的预算超过700亿美元,是负责监管美国航空、航海以及地面交通运输的庞大政府部门。

该部门颁布的指令几乎都对美国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1956年生效的《联邦援助高速公路法案》(Federal Aid Highway Act)建立了现代高速公路系统,该法案不仅分隔了人们居住的社区,还重新定义了美国人进行长途旅行的方式。

今年9月,美国运输部又出台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动驾驶汽车政策,该政策将加速该类汽车的安全部署:报告宣称,自动驾驶汽车将能拯救生命,并让交通运输变得更加高效和便捷。这项政策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制造和销售制定了规则,要求企业跟联邦监管机构共享研究数据,并积极推动对乘客隐私的保护。

在福克斯的设想中,美国交通运输系统还将包括高速铁路,供飞机使用的GPS追踪系统,以及取代卡车把货物送到家门口的无人机。9月底,The Verge采访了福克斯,他直抒己见,阐述了为什么我们不可避免地要改变出行方式,以及为什么改变出行方式对推动国家进步至关重要。

美国运输部长安东尼·福克斯(Anthony Foxx)

访谈部分

假设现在是2021年的11月,世界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福克斯:到2020年,我们将看到自动驾驶汽车行驶在全美的道路上……当你走出家门叫车,就会有车辆驶来,载你们去上班或上课。我们会看到,交通运输系统跟一些公司共享服务,能够自动驾驶的不只是汽车,卡车也能够以更小的间距行驶,这会节约燃料并对改善气候有好处。我们还会看到,公司开始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我的女儿到2021年时将年满16岁,她不会再需要驾照,使用一项服务就行了。

“除了汽车研发这件事,私营部门的市场参与者还要在哪些地方扮演领头羊角色?”

自汽车取代马匹以来,自动驾驶汽车是我们在交通运输领域最具颠覆性的设计。在你看来,目前我们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福克斯:最大的挑战之一是,有一些问题没有清晰的答案:自动驾驶汽车将如何被整合到美国现有的交通运输系统当中?我们将适用什么样的安全法规?联邦政府在监管自动驾驶汽车方面会扮演什么角色?各州应该怎么做?除了汽车研发这件事情之外,私营部门的市场参与者还要在哪些地方扮演领头羊角色?

我们最近出台的《自动驾驶汽车政策》(Autonomous Vehicle Policy)对所有这些不同的参与者进行了定位,并阐述了联邦政府在长期内将要如何处理这方面的事务。

目前,你要到车辆管理局(DMV)去申领驾照,这是国家监管车辆使用的方式。但当软件负责驾驶车辆时,会发生什么呢?

福克斯:有研究表明,美国人还没有做好迎接自动驾驶汽车的准备。你如何让人们相信,这就是他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拥有的东西?

民众的接受问题是行业和政府必须关注的事情。消费者会提出的最重要问题是,自动驾驶汽车安全吗?早期迹象表明,对于那些从未搭乘过自动驾驶汽车的人来说,坐上去的最初几分钟可能是非常吓人的。不过,人们很快会适应它。

我敢肯定,在马和马车让位给汽车的时候,人们也出现过难以一下接受的问题。这是技术和交通运输发展进程的一部分。

我坚信,未来的人们会信任(自动驾驶汽车)。而且,自动驾驶技术将会被应用在各种层面上,。我们会看到能够自动驾驶的卡车,以及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船舶和火车。

数据收集能够让自动驾驶技术成为可能,但前提是数据能够被整个行业共享。你如何鼓励那种共享?

福克斯:对于数据提升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优势,我希望大家能有一个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如果)我开车驶过一个水坑,此时在我身后跟车的你看到这个情境,你在行驶过程中会及时避开那个水坑。但如果是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驶过这个水坑,它能否对后续过来的其他车辆(不仅指跟它型号或制造商一样的车,更包括所有类型的自动驾驶汽车,不管制造商是谁)进行交流并共享数据呢?我认为,这个问题是需要行业花时间解决的,这里面存在信息正当性的问题。

我们发现,在航空领域,那样的信息已经被匿名地在商业航班承运商之间进行共享了。(那些信息)不会指明具体的承运商,但会指示出具体的状况,这让我们能够更快地应对安全挑战。举例来说,如果一种汽车可以通过做出特定的动作来避免事故,那样的信息现在能不能共享给其他汽车呢?

在20世纪上半叶的纽约市及其周边地区,规划师罗伯特·摩西(Robert Moses)设计出了高速公路系统,在社区之间设置了物理屏障。那是具有破坏性的,并表明交通运输可能引发公民权利和社会公正方面的问题。你会采取何种措施去解决这类问题?

福克斯:我们所处的这个技术时代将彻底改变人们对交通运输的想法。技术会被那些负担得起的人首先使用,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才会逐渐变得普及。在这样一个时代,在这样一个大部分投资都由政府驱动的行业,我们要从一开始就想清楚,这种技术如何才能惠及社会各个经济阶层的人。

我们的公路系统是艾森豪威尔当政时期的立法产物,那时候美国还存在种族隔离制度,很多公民还无权投票。在这个国家的很多地方,有些基础设施项目还是上世纪50年代设计的,说到底它们就是沿着种族隔离界线或经济阶层界线建造起来的。

如果你去新奥尔良、锡拉丘兹、史坦顿岛、西雅图或洛杉矶,就能看到那些人为画出来的区分界线,那些高速公路和立交桥仍然存在——人与人之间其实还隔着“墙”。

对于这样一套从一开始就没有经过正确设计的破损基础设施,我们该如何进行修复呢?

福克斯:我没有看到哪个欧洲城市在自己的市中心建造复杂的高速公路网络。虽然技术上并不存在问题,但欧洲人意识到,城市内部的一些结构是他们不愿破坏的。

人们正在谈论一种可能性,即把延伸到美国城市内部的一些高速公路拆除。我们看到纽约州的罗切斯特正在做这件事,锡拉丘兹也在认真的讨论。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他们倒没有推倒高速公路,而是在它上面加了一个景观,将被高速公路一分为二的区域重新连接起来。

“对于一个正在城市化的国家来说,我们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并不成正比。”

有人说,美国人将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汽车,你如何创造一套能够吸引美国人的公共交通系统?

福克斯:如今,我们社会的两大群体是婴儿潮一代和千禧世代。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都在寻求同样的东西:住得离市中心近一点,那样就不需要总是坐车了。

而我们的系统还未能对这一人口结构变化做出反应。就我们的高速公路信托基金(Highway Trust Fund)来说,每花出1美元就有80美分是流向道路系统,只有20美分是进入公共交通系统。

对于一个正在城市化的国家来说,我们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并不成正比。在联邦、州和地方层面,我们需要一种更加灵活的融资方式,它应该由需求驱动,而不是由供给驱动,并且能够对人们的所思所想做出反应。

加州开始建设高铁,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也有此意,在高铁成功改善人们出行后,越来越多的人会想要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拥有它。有了高铁,再加上固定的轨道交通、公交系统、道路和高速公路、自行车道以及人行步道,人们将能拥有更多选择。

在2021年,乡村生活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福克斯:美国乡村正在萎缩,这不仅仅是指人口,还有土地面积。随着城市中心逐渐吞噬外围区域,历史上一些被称为乡村的区域已经变成城市了。这对城市地区和乡村地区都有影响,因为那些乡村地区常常为城市供应着食品,并且是一些工厂的所在地。

我们能为改善这种状况做出的最重要的努力之一是,打造一套更加强大的铁路客运系统。那样一来,人们可以继续生活在原来的地方,同时也可以方便地到城市上班并享受那里的便利设施。

航空是你需要应对的另一个领域,我们的天空会有什么不同?

福克斯:得益于我们正在发明的技术,即Next-Generation Aviation(下一代航空技术),你以后遇到的机场航班延误率将减少50%。Next-Gen正在让我们摆脱上世纪40年代开始应用的雷达系统,让飞机拥有自己的GPS追踪系统。

如果我们可以准确地追踪一架飞机,我们可以让飞机以更小的间距进行飞行。这会使飞行更有效率,航班更少延误,以及路线更高效便捷。

随着交通运输得到改善,我们会在社会其他方面看到怎样的涟漪反应?

福克斯:如果我们做得好,交通运输将大大提高社会的整合度。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赢得了智能城市挑战赛(Smart Cities Challenge),但他们那里的婴儿死亡率却是全美平均水平的4倍。这是令那里的社区尴尬不已的一个事实。他们正在开发一款应用,可以让孩子母亲跟医生预约会面时间以及规划公交路线,从而找到最快速抵达目的地的办法。

如果公交晚点了,应用还可以帮助她们重新安排跟医生的会面。这正是技术在解决问题层面的应用。不过,我很担心,在开发和部署技术的过程中,我们是否会有意识地去融入一种公平理念。

交通运输的下一个时代将由什么定义?

福克斯:我们有机会推动人类与机器关系的全球性转变,这是一份非常沉重的责任。我们必须对安全问题保持谨慎,并思考随之而来的社会混乱。我已经听过很多人对这样的扩张和劳动力市场遭到颠覆表达担忧,我们需要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具有安全优势的事情上面——诸如:避免94%的由人为因素导致的交通事故,让老年人和残疾人拥有更多的出行自由,帮助那些出行开支仅次于食物的家庭节省一些费用。

我们还需要开车吗?

福克斯:人们可以自由做出选择。如果有人不想开车,他们就能选择不开车;如果有人想要开车,他们将能以最安全的方式从一个地方开往另一个地方。

“我们的道路十分拥挤,人们花在路上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

自动驾驶汽车和智能交通运输系统拥有强大的能力,能够为我们提供更多关于人们如何使用交通运输系统的信息。我们的道路十分拥挤,人们花在路上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如果你向一个普通人提出一种能够缩短其每日行程的解决方案,天呐,他们肯定会趋之若鹜。在有幸领导美国运输部期间,我所尝试做的就是更多地聚焦于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以及即将浮现出来的问题,因为解决方案就藏在其中。

我希望,我们所做的工作可以为自动驾驶汽车、下一代航空技术以及无人机构筑基石,可以帮助实现这样一种未来——即我们这一代人花在路上的时间会变得更少。

翻译:何无鱼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